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古龙体】如何把同人写成原著(二)

干货,强推

江灯:

写在前面:主要适用于陆小凤传奇系列,废话看前篇,学习请循序渐进,逐课理解。


✍️第五课 句子整理


用前四课的法子,就可以把自己的句子像小学时的造句一样,把一些感慨或抒情的句子改得更委婉清新。(悄悄悄悄说上一篇有一条评论就是这样子的,简直可爱得要命!)


但,不可避免的,总有些实在不知道怎么改,或是改了就没法子说明白的时候。――尤其是想描写剧情走向的时候。
“一个人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已经死去了很多天”之类毕竟考察文笔的地方,当然最常见的大概是…内心独白,比如主角终于意识到我不光想和他当兄弟,还想上他(?)之类,明显原著没法子参考的东西(原谅我举不出例子,写不出orz)


这时候就需要个整理句子的小窍门,把句子尽可能“藏”进古龙风格的句子里。


一点个人的简单处理,如下:


✍️1, 去掉结尾“啊”,“呀”等字。
不论对话还是论述,一句话的末尾都不要用,甚至逗号前面也不用。(比如…花满楼真是个好人啊……之类,我不能再想反例了,鸡皮疙瘩满身,救命orz)
例外:当小孩子或是活泼的女孩子说话可以用一点,如“好呀,你们又在这里听墙角”
【其他情况不要用,尤其不要用在cp主角身上!】
小声吐槽:这个问题剑神一笑的代笔也有,我就是从剑神一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mmp.


✍️2, 了。
陆小凤传奇里当然有“了”字,并不少。
“……极了”甚至是个很好用的句子:
“这个法子简直妙极了”
“说得对极了。”
他觉得有趣极了。
但除“模板”之外的“了”,尤其结尾,能去掉最好去掉。
――
反例:西门吹雪一大早就走了/就离开了
修改:西门吹雪一大早就已经离开
反例:他的手举不起来了
修改:他的手已经举不起来
💪️(tips:“已经”或“已”是个好词,用它替代“了”很有用)


虽然古龙写的了没什么突兀,但大多数同人一旦“了”起来没完没了,简直啰嗦得要命,很影响阅读节奏,这种时候就不如全都扔掉,直截了当。


✍️3, 的。
这也是个很讨巧的做法。
这个“的”是加在末尾――不仅是句号前,也可以是逗号前。
胡乱举例:
“他手里拿着一顶绿色的帽子”改为“他手里的帽子是绿的”;“他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改为“血是红的,顺着嘴角流下。”或“血是鲜红色”改成“血是红的。”――主语换掉,加“的”。
“我对你没办法”改成“我拿你向来没法子”自然最好,或者简单粗暴:
“我对你没办法的”
虽然不够好但总可以用一用。


(另,教程最后我会试着找篇非古龙体的文或段落,然后改动成古龙体…尽量是文不是语c向。
虽然我写戏也喜欢按着古龙体来,但我知道很多人写戏或对戏并不喜欢古龙体…如果有请务必私信我,一起!对!戏!啊!。当然不知道语c是什么的就当我这段在放一串又臭又长的屁)


✍️第六课 对话格式


只是想把对话教学细分一下,其实构不成一整课,说是模板也没什么毛病。


1,用“道”:
“陆小凤笑着说”
改成,
陆小凤笑着道:“…”
如果先笑后说,应为:〖陆小凤笑了,道:“…”〗
也可以是〖“……”陆小凤说道,“……”〗


2,“嫣然”“欣然”
多用在女孩子,很常见的放在对话前的形容词――
欧阳情嫣然道:“……”
孙秀青欣然道:“……”
(特别反派是个女的,志得意满说计划时很有用x)
其它常用,“xxx笑了,道”“xxx厉声道”“xxx断喝道”“xxx愉快道”“xxx失笑,道”
呃…可能有些是我常用(大雾),反正这么写看着没啥问题xxx


注意:一路道下去未免有些呆板,这时候可以穿插一些动作。比如典型的影视版形象,会有“花满楼摇了摇折扇,道”。
但注意一定要有“道”字,偶尔或熟练后是可以省略的但拿不准的情况下加上一定没毛病。


🔥️🔥️🔥️3,不要太多动作!形容词!


对话就是对话!
不要这种:“花满楼白皙纤长的手指攥住扇柄轻摇了几摇,道”――除非下一秒他的手要被人打断打折,不然不要加!
“他摇了摇扇子”,就够了。没人会把花满楼脑补成做农活的手的,信我。
这种形容可以写,但一定要在专心描写人物时写,尤其不要加入对话里――古龙是靠对话推动或交代剧情的,不要用其他东西把读者注意力从对话内容移开。如果你只想写主角多么好看,就不要写对话,专心写人物。
对话就是对话!重点是,话!


✍️第七课 对话的分段


对话要和段落一样,不能太长,不能一看一团字,不能一个人一口气说了四五行。
当然一个人说话很多时候要说很多,这种时候就需要各方“配合”,把话拆开。


举例来说比较形象:
原著长段警告――
【花满楼沉默了很久,也叹了口气,道:“他是你约出来的。”
陆小凤苦笑道:“所以我只希望他还没有找到独孤一鹤。”
他们已穿过静寂的大路,来到珠光宝气阁外的小河前。


(注:我把这里贴出来是因为,以下对话是陆西,但其实花满楼也在的,却“神隐”了。相隔一句话而已,绝不是古龙记性差把他忘了,而是花满楼在下面的对话里“不需要”。这种处理方法完全可以使用。尤其在人很多对话容易变得混乱又啰嗦时,让一些本就话不多或不重要的人突然变哑巴不失为好法子。)


流水在上弦月清淡的月光下,闪动着细碎的银鳞,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小河旁,一身白衣如雪。
陆小凤看见他时,他也看见了陆小凤,忽然道:“我还没有死。”
陆小凤笑了,道:“你看来的确不像是个死人。”
西门吹雪道:“死的是独孤一鹤。”
陆小凤不笑了。
西门吹雪道:“你想不到?”
陆小凤承认,他本不愿承认的。
西门吹雪却笑了笑,笑得很奇怪,道:“我自己也想不到。”
陆小凤道:“哦?”
西门吹雪道:“苏少英使出那二十一招时,我已看出了三处破绽。”
陆小凤道:“所以你认为你已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杀独孤一鹤?”
西门吹雪点点头,道:“通常我只要有一次机会已足够,但我刚刚跟他交手时,却连一次机会都没有把握住。”
陆小凤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他剑法虽有破绽,但是我一剑刺出后,他忽然已将破绽补上,我从未见过有人能知道自己剑法的破绽何在,但是他却知道。”
陆小凤说道:“世上所有的剑法,本来都有破绽的,但是能知道自己剑法中破绽的人,却的确是不多。”
西门吹雪道:“我三次出手,三次被封死,就已知道我杀不了他,杀人的剑法若不能杀人,自己就必死无疑!”
陆小凤叹道:“你虽然很自负,可是你也有自知之明,所以你还活着!”
西门吹雪道:“我还没有死,只因为三十招后,他的剑法突然乱了。”】


以上把西门吹雪的话整理一下:
西门吹雪道:“我也没想到,死的不是我而是独孤一鹤。苏少英使出那二十一招时,我已看出了三处破绽。通常我只要有一次机会已足够,但我刚刚跟独孤一鹤交手时,却连一次机会都没有把握住。他剑法虽有破绽,但是我一剑刺出后,他忽然已将破绽补上。我从未见过有人能知道自己剑法的破绽何在,但是他却知道。我三次出手,三次被封死,就已知道我杀不了他,杀人的剑法若不能杀人,自己就必死无疑!我还没有死,只因为三十招后,他的剑法突然乱了。”


意思很连贯,稍微加工一下就可以更连贯。(我特意摘西门吹雪这段也想说:正常说话很重要,西门吹雪在同人里都是冰块级别的,都可以在原著有古龙风对话,还有谁有理由满嘴之乎者也,吾尔否然?)


整个对话,当然就是想让西门吹雪说这些话。
同人很容易犯的毛病就是,这么一段剧情,要么就是如上文那样一口气全都说出来,要么就是换成第三人称场景描写,然后…还是一大段。


💥️高亮:学会给自己的剧情式对话分段!
这种分段就是很多人所说的古龙很“啰嗦”
――
“我还没死”
“你的确不像死人”,
可不是很啰嗦!
但是换个想法,若是写成: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把独孤一鹤杀死了。”,
岂不是更啰嗦更无聊?


整个对话可以分成好几层意思“1我没死,2我把独孤一鹤杀了,3他的确比我厉害,4我找他打架因为之前打他徒弟有漏洞,5他比我厉害是因为他把漏洞堵上了,6他输了因为他剑法乱了”


然后再看原著摘抄就会发现,每一个“”里头,最多两层意思,绝不会出现三层或更多信息量,想继续时就会让陆小凤出现,“为什么?”“哦?”陆小凤不笑了。等等,来营造节奏感。


这就是我说的,替对话分段。


✍️如果你想让你的人物靠对话交待剧情,最好想清楚:他想说什么?然后123456排好,让他一句一句的说出来(说的时候使用模板句式)。
说话当然有人在听,这时候就可以让听的那个人在每句话中间插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可以是单句,也可以是表情,总之是一些很简短的回应。


(列这种东西简直随便写,可以重复用,还完全不用担心ooc:“哦?”,他笑了,他没法子否认,他只有点头,“你说得一点不错”“你实在很聪明”,他猛地喝了杯酒,他的目光沉下去……)


基本这样下来就会发现,对话真的就很古龙了,一唱一和还会有一种上下连贯呼应的感觉。如果想要一个人说完话,另一个人继续说也很简单,另一个人不再敷衍,而是自己说出一个信息点,换原本说剧情的人“哦”,就行了xxx


需要注意的就是,要时刻控制住角色的话的长度,如果发现长度减不了就要思考:是不是信息量可以继续拆分?信息拆开了,句子当然也就拆开了,也就简短了。


另外加个可以用到的法子:
陆小凤道:“……”
他接着道:“……”
这种是一个人连着说两句话,强行断句。实在加不进去另一个人的时候,就可以这样用,但不该用很多,总听一个人说话很无聊的。


然后,总结一下:
一个完整小场景:
开头:几个词场景,接详细描写(人物,景色等等)
中间:对话为主,动作为辅
结束:场景转换或直接结束。
场景转换可上下连接,也可不连接
全程使用模板修改句式。


👋️嗯,下课下课。
本想把武学一并讲了,但我懒,咳咳。其实讲过了武学之后基本上整个构架就可以撑起来了,毕竟大家写同人很少大场面…零碎的模板也许会另外整理(也许的意思就是别盼着了,我懒x)。
下一讲主要就是如何写武功,再之后我会贴一份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模板和少量楚留香传奇的句式,或许会有三个作品的异同。(毕竟古老作品八十多…别的太小众写了估计也吃不到粮。砸吧嘴。所以就这仨吧)
不过…需要很久就是了,一年半载也可能的,咳,还是写文(挖坑)比较有意思嘛~


写在后面:
!扫雷警告!
下一次会发飞欢或陆西的更新,或者开坑陆楚长篇,不分攻受,但雷这些cp的绕行!雷者绕行!已经关注的请取消!
【小概率原随云x楚留香的车!】
⚡️雷者不要关注我!欢迎取关!

脑洞,食言。

万里漠漠黄沙的天空,是一贯的疏阔寥落,一望无垠的碧蓝色里不掺半点杂色,干净得让人不敢逼视,这是只有高高在上的苍穹才能拥有的纯粹。

沙漠本就罕有人迹,又正值盛夏,人一踏进去比包子进蒸笼熟得还要快,不怪桑达在看见十余少女抬着一顶美轮美奂的轿辇凌空而来时,第一反应是倒头继续睡。

——今天这梦可逼真了。

桑达如是想。

这二逼动作导致的后果是惨烈的,他被一桶冷水迎面泼个正着,瞬间心就又清醒又飞扬了。

泼水的正是一众仙姝最领头的那个,纵然手里头桶还没收回去,也能给她提出一股带桶飞升的飘然仙气来,桑达一睁眼就对上她含笑低垂的明眸,于是小少年的气还没生起来,就面红耳赤地止于草莽之间了。

被闹清醒后,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个哆嗦猛一骨碌滚下床,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四不像的礼:“参见王爷。”

——凌虚仙子,江湖王爷,这招牌可是响当当绝无分号。

“哎,小孩,你在这干什么呢?”

桑达不敢抬头,只听见吊儿郎当的声音,他耳朵尖的红突然淡了,沉默了一下,说:“等人。”

“。。。我有个恩人,托了件东西给我。”

脑洞系列,食言。

“他在你们眼里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活该天打雷劈的混账,但对于我,他从不失约,绝不失约。”

坐在上首的男人斟了杯茶,明前龙井清香袅袅,他饶有兴致地品了品,狭长的眼眸微扬,十分有趣似的,装出一副铿锵有力的小白花模样,强烈的货不对板致使整个大堂凝固成一块大写的尴尬。

。。。怎么看这场面都觉得他比不上你混账,我们不是心怀天下的正派人士吗为什么要像个大反派一样???

江湖第一美人仪容端庄地坐在一旁,尽职尽责地把整个大堂装点得很好看,花瓶里却塞了满肚的槽点。

冷cp营销策略

虽码没空系列。

七七七七叽叽叽:

  某个毫无作为的周六,那个只用一席话语便将我成功拉入jojo坑的基友邀我出去喝汤。喝汤的时候,我们就顺便讨论一下安利的姿势问题。




  有些命格奇诡的人,比如我,是自带一定会萌上冷cp的诅咒的。也就是说,不管看什么作品都会无法避免的萌上冷cp,陷入自给自足自产自销的悲凉境地。然而比没有粮更加悲惨的是辛辛苦苦的产出了粮但是没有人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百斤的好粮丰收了烂在地里,心急如焚,最后只能倒掉,造成极大的浪费。




  所以说如何打开销路,让自家的粮走出大山,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是每个被诅咒的文手必备的自我修养。




  以下是根据个人情况总结出来的,适用于有一定文力的写手想团结一小群小伙伴一起鸡血脑洞唠嗑愉快的玩耍的安利策略。不适用于没有文力、或者写文只是为了抛洒鸡血的小伙伴们。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窝的坎坷而又崎岖的冷cp之路。说真的,只是觉得“啊呀这两人凑一对吃起来会很带感”这对我来说都不算是萌上冷cp,我就来数数产过粮的吧:




  七龙珠:卡卡罗特x拉蒂兹 




  家庭教师:XS,石榴/初代剑帝




  精灵宝钻:all蘑菇,namo/irmo,土林/贝贝




  美队:叉冬,冬叉,盾叉,罗叉




  jojo:冰水,dio恩




  ……然而我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也是十分不容易。除了国内冬叉的第一篇文是窝写的,(namo/irmo国内的第一篇文仿佛也是我但我也不太确定),其他没有一个圈是我凭空造出来的,但我保证每个圈在我活跃的时候都为其贡献了很大一部分力量,以至于更多的小伙伴吃了我的安利,从此堕入了邪教。




  好下面我们来谈谈作为一名合格的安利侠,需要有哪些必要的素质。


  


  首先你要自己会产粮。虽然不必是巨巨,但产的粮也不能太难吃。况且据我观察,真正的巨巨们基本上没有那么多时间混圈扯淡,除了和几个贴心基友鸡血脑洞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写文创作去了,至于多少人吃,安利卖不卖的出去她们不太在乎。




  你卖安利的目的首先是让更多人吃到你的粮,保证丰收的果实不要烂在地里,然后再考虑吃别人的粮。首先要发展教众,在想着募捐。


其实在命运的百般摧残下的窝,早已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吃不吃到别人的粮已经不在乎了。能够以文会友,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这里有一个有待验证的关系:你的文所能吸引的小伙伴都是和你文力相当、或者比你文力弱的小伙伴。如果有文力远强过你的大大萌上了这个cp,那她很有可能不是被你安利的是自己掉进去的(。不过你要真有特殊的姿势或者技巧倒是也可以挖个坑给大大跳就是了。)




  其次,一般情况下冷cp既然是冷cp,是因为人物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当然也有可能原著设定太庞大人物太多了)。就是图个乐子,不要太计较太认真,更不要掐。唯有和平相处才是冷圈发展的长久之计。毕竟好多人入冷圈的目的是热圈幺蛾子太多,冷圈的大家比较和平。




   那么好卖安利的冷cp有哪些特点呢?




  热圈的冷cp(圈子热度决定观众数量),双方颜值高(大部分情况下肉是最高效的安利方法),双方性格特点比较明显(便于挖剧情脑补互动),最好不要是拉郎(没有剧情就是没有根基)。




  如果你萌的cp不符合以上特点,做好只能吸引到人吃粮吸引不到人产粮的心理准备。




  打个可能并不恰当的比方,《好兆头》的那一对儿虽然很萌,然而圈子不热两人又没露过脸,我就从来没听说谁是因为看了同人才开始产粮的,全都是看了原著后自己掉进去的。而且大部分萌这对的都是有粮我就好好好吃吃吃,没粮饿死也不产。




  对吗,小伙伴们!??




  




  好铺垫了那么多,下面来正式谈谈卖安利的姿势。


  




  1.准备工作。 看完作品,研究完原著,鸡血上脑,当时就肝了一篇文出来。然而一时没找到组织,不知道发到哪里,就先抛在了微博上或loft上。然而你的首页上碰巧没有吃这个的,眼睁睁的看着丰收的果实烂在了地里。




  所以说发文之前最好确认已经和作品圈子的一小群前辈们建立了关系,最好是和冷圈原来的小伙伴建立关系。这样写的东西起码会被她们看到,如果写的好的话她们会帮着扩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一点可以通过直接从微博勾搭点赞,回复评论,放些加tag的发表剧情感想或者脑洞的微博段子之类的完成。一般来讲冷cp的大家看到新人入坑都要习惯性的去视奸一下的。




  如果是欧美圈,圈子又很热的话则不用担心。sy的热门板块访问量高刷的飞快,普通的电影、甚至书还是要稍稍准备一下的。




  


2.打出广告。广告文要给大家一种眼前一亮“哎这对可以一萌”的感觉,或是抛砖引玉,或是镇圈之宝。


  


  适合打出广告的安利文的题材:肉,萌,逗比。




  其中逗比文最难写。要写的又有笑点又不过分ooc是很困难的,可以权衡一下自己的水平慎重选择。如果又能同时结合萌和肉写个中长,基本上能成为镇圈之宝了,安利效果拔群。




  萌文相对比较好写一些。但是作为打广告的冷cp文,萌点一定要不落俗套让人耳目一新。不过既然是冷cp的话,没有被写过的萌梗还是比较好挖掘的,特别是一些比较睿智或者比较机智的角色。




  如果以上两种方式都琢磨不出来的话,干脆就简单粗暴的上肉。对于针对比较有张力看着就想搞搞搞的角色这种安利方式是有效的。作为打广告的肉,最好字数不少于5000,万字为佳。肉之前一定要加一些能够反映角色特点的互动让人看到这cp的卖点。肉的时候也要尽量突出两人的特点。




  总之打广告的安利文一定是要牢牢抓住cp的卖点啦!不过刚刚萌上冷cp热血沸腾,还是比较好写的。




  举个栗子,我认为冬叉的卖点主要就是搞,所以就粗暴的先甩上了万字肉上去了。什么剧情?还是留在贤者时间讨论吧。


  




  3. 建立组织。如果之前没有q群微信群什么的话,最好建一个。想办法把圈内的巨巨们汇总一下。以及在广告文中附赠群号,这样方便把被萌到的小伙伴们捞起来。一旦捞进了群里,每日轮番的脑洞轰炸会把她们迅速洗脑成教徒。




  说起来群是一个很魔性的东西。它很耗费时间,所以还是建议大家节制一下不要老耗在上面。然而保持群的热度还是很重要的。有些小伙伴虽然没文力但是有脑洞,把脑洞说出来,有时候也是挺有萌点的。很多小伙伴们本来没写过文,经过洗脑后变得跃跃欲试了,时间久了竟然被刺激的开始产出了。所以基本只要群里的人一多,圈子很快的就发展起来了。




  群里的风气不一定是你喜欢的,群友们产出的可能有粮也有shi。只要把那些你觉得气场和的人单独捞出来放进碗里就可以了。




  




  4. 如果前期顺利的话,这时候已经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发展一小撮教众了。他们可能是只吃粮不产的,也可能慢慢开始产一些轻松向傻白甜的文。然而一个只有傻白甜肉的冷cp圈注定是不能长久的。如果这时候还没有人动手的话,你就要沉下心来开始挖剧情,写一篇原著向的文抛出去。一开始就发原著向的文的话则过于沉重了,大家可能感叹一阵不一定能入坑,一定要在坑的边缘徘徊的时候来这么一下。




  最好捅一把刀,催人泪下不用,让大家对角色心疼即可。




  人就是这样。大家被捅的疼了,就会反过来看些傻白甜治愈一下,看得多了,入坑的几率就会比较大。




  5. 经过以上步骤,是肯定能卖出去安利了。当然根据作品圈子的热度和作者自身的水平,卖出的安利份数可能也有变化。如果一开始能吸引上二三十人,五六个很有热情的,两三个积极产出的,基本上圈子就能自己慢慢发展了。挖剧情的挖剧情,傻白甜的傻白甜,肉的肉。不用担心cp原著里互动的少,以一个普通的欧美圈为例,一个cp基本总要经历:人鱼梗,站街梗,abo(ao,aa)生子,养成梗,普通人梗,抹布梗,触手梗,校园梗,角色死亡梗,哨兵向导梗等等,以及更高级一点的哈利波特au,盗梦空间au,明日边缘au,丧尸au,中国背景au。日漫圈大概也差不太多。




  当然,可能圈子发展的走势并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可能圈子产出总体质量不高,圈子开始内讧各种掐等等,然而你必须承认的是圈子越热越容易吸引巨巨,越有可能吃到好粮。若是能吸引触触给配个图,则传播速度更加快。




  所以说保持淡定。




  也有可能你只能吸引到三五个人,那就和他们一起愉快的抱团玩耍吧。别求更多了,这就是命。




  说到底冷cp的粮就是菜,你要是当饭吃不是活该饿死吗??




——END——




  ps:


  


  卖作品的安利这点,由于我吃安利的姿势比较奇怪所以就不在这讨论了。我是只要基友说“特别适合你”我都会去看一看的。




        pps:顺便求jojo同好带我加入组织!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视频配音应当是Arrival of Birds,这首纯音乐我过去常常和3055两首轮换来听。
我还记得一两年前某天,我们一家人出去玩,回家路上夜色很深了,车飞驰而过,路旁一排排高挑萧珊的树模糊又清晰,恒定的景色让人产生此刻状态将永久不变的错觉。
后排坐的人都睡着了,司机开车专心致志,当时我耳机里循环着这两首歌。
然后我哭了。
作为一个虚荣到在人前只看书从不玩手机的人,眼泪溢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措不及防,毕竟如果你常常产生眼眶发酸,胸腔窒息的感觉而没落下过泪来,你就会过分自信,误以为自己无坚不摧。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这首诗歌与视频,还有在网上泛滥纵横的重生小说,在某些方面有着相似之处。它给人一种短暂的快乐感,好像时间真的可以重来。
我至今记得我听许多许多遍歌,念许多许多遍诗时的感觉,我尝试乘着这股快乐劲儿把自己拉进回忆里,可我怎么都做不到,我手上触摸不到熟悉温度,嘴里尝不到熟悉味道,耳边听不见熟悉声音,连梦里也见不到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其实事情过去了很久了,歌与诗我几乎忘了。或者说,我以为我忘了。我以为现在想要回忆,应当要把自己推进去了。
实际上,这世上总有某个人,你活着,他就活着。
我突然想起三年前瞎写的句子。

路旁树林阴翳,远山花海繁茵;
我吹着口哨开着车,车上载着爱的人与歌;
我多希望这条路没有终点,开向死亡。

所以我再也不看悲剧,因为希望世上每个故事喜剧结局。
(括弧笑,同人插刀不算啦。)































































































































































































































我好想再看见你笑啊。

不用马甲好多年:

谢谢两位太太的《人间故障》,是我除了原著以外最好的巍澜精神食粮。越山丘的文评在下一篇。

[陆传原著]当众人看到自己的本子

甜哭T﹏T
西门吹雪and叶孤城:古龙你写错了。

折梅作剑:

#EG向


#愚人节企划之贰




陆小凤篇


陆小凤的脸上不禁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就算是被打翻了的油彩也难描其一。司空摘星却觉得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刚刚活吞了六百只蚯蚓。


“写得好,写得太好了。”


说着他就忍不住跳起来,他的人就像是一缕轻烟急射而出,忽然突破了匣关,接着又“砰”的一声,撞破了屋顶。




花满楼篇


花满楼听到了隔壁陆小凤弄出来的动静。也不禁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他说:“其实做瞎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接着他摸到了本子。


纸张上的字写得很端正,字与字的间距竟都是一般大小,每个字都是微微凸起来的,眼睛看不见的人,用指尖也可以摸得出。


花满楼不由苦笑道:“有时候做客人的也不太希望主人那么周到的。”




司空摘星篇


司空摘星进到的是一个空屋子。


天底下还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所以他一时好奇也偷过几本主角是陆小凤的插图话本,自此大开眼界。


于是此时也不由松了口气。


司空摘星是个眼力非常好的人,否则也绝不讨得了偷王之王的名头。


他看到桌角底下似乎垫了什么东西,抽出来一看,却是本装帧精致的话本,封面上写着《鸡与猴的生殖隔离》。


司空摘星面上一晒,刚有点起色的紧张气氛顿时被书名打散了大半。


不过是本动物养殖科普读物罢了。


翻开书页前的司空摘星这样天真地想到。


而后他第一次后悔他的手竟是那样快的。






西门吹雪篇


雪色为底,青崖斜飞,偏有红梅垂枝,崖上立着一人,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背后斜背着一把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


这是第一页。


西门吹雪扫了一眼。


他说:“画错了。”


“我以右手持剑,而剑斜挂在后,剑柄应向右倾斜,如此才可以拔剑最快。”


长剑漆黑、狭长、古老,画得半点不差。剑柄却向左倾斜,剑首上系了玉石剑穗。


叶孤城略一扬眉,道:“绘图之人显然不谙此道。甚至也许并非江湖中人。”


西门吹雪点点头,他既不需剑袍扰乱对方视线,也不必将其缠绕于手去缠绕敌手武器,更不必说抓住剑穗把剑飞出去使用。如此用剑,已是落于下乘。


翻到第二页。


天色灰暗,仿佛要下雨。一个不起眼的土堆前插着两柄剑。而这两柄剑看起来都很眼熟。


西门吹雪:“……”


叶孤城:“……”


西门吹雪:“画错了。”


叶孤城:“我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Legal replica:

论西叶陆花的亲亲
图源/你未曾谋面的亲生父亲/

可堪为此作文。

折梅作剑:

想要与他结交,想要同他共饮,想要在醉得微醺时候,拂去他肩上的落花。

官方发糖,甜到忧伤

不听不听:

我把刘备的雌雄双股剑词条和《决战前后》的西叶对话截在了一起。
(这个双股剑梗来自西叶群里的妹子X,为她鼓掌!)
不枉我西叶初心。

【西叶】一个正经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左将军:

*结尾含一点陆花
*我又要放飞自我了!
*情人节贺文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方叫白云城。





白云城的城主有一个很应景的名字叫叶孤城。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很应景的叶城主长得很帅,就是脾气不太好。




不过毕竟脸在那摆着,所以虽然叶城主脾气坏,依旧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的喜欢他。




在不知道多久以前,有一位不知道哪里来的巫师也喜欢上了叶城主,他向叶城主表白,但是被干脆的拒绝了。




“你长得太丑了。”没错,其实叶城主是个隐藏很深的颜控。



巫师很生气,长得丑又不是他的错,于是他诅咒了叶城主。




“我要把你变成一把剑,除非有人喜欢上你,否则你就永远也不能再变回人。”




“可是你这个逻辑有问题,怎么会有人喜欢上一把剑呢?”不信邪的叶城主没有管住自己吐槽的嘴。




正等着心上人哭着求饶(?)的巫师被他气得半死,果断的发动了法术。




于是叶城主就变成了一把剑。




他的最后一个念头从“怎么会有人喜欢上一把剑呢?”变成了“看样我这辈子都只能是把剑了。”




倒霉的叶城主就这么当了一百多年剑,期间经历了很多任主人,有的人也确实很喜欢这把剑,但是当然,都不是他需要的那种喜欢。




他本人对这一百多年经历的总结是:“将来如果我能出去,我一定要打死那些喜欢抱着剑睡觉的变态。”




真的不想跟你们这些丑的一比的人一起睡好吗。




对于一个颜控来讲真是巨大的折磨,早知道还不如答应那个巫师了。





西门吹雪是个剑痴。




在他七岁那年他得到了一柄名剑作为生日礼物,那把剑很漂亮,拔剑时声如龙吟,剑身反射出冷冽的光芒。




重要的是,西门吹雪觉得这柄剑很喜欢他。




因为当时他简直感受到了它是如何急切的想从那位送礼的富商手里挣脱出来。




“好剑应配识剑人。”他将那柄剑接过来时这样说。




那时他年纪虽小,眉目间却是一片郑重之色,仿佛是在对一柄剑许下什么至死不渝的诺言。




其实当时叶城主确实是在看到西门吹雪之后就拼命从那位富商手里往出挣扎:“快来救我我再也不想和一个矮胖子待在一起了!”




直到西门吹雪把他接在手里。




嗯,不错,还有那么点帅。




叶城主对新主人的满意在晚上消失的一干二净。




因为小西门吹雪为了表示自己对这把剑的喜爱之情,决定晚上抱着他睡。




叶城主:“……”




你们就不能找个剑匣把我放进去让我好好静一静吗!




于是当天晚上,他百无聊赖的念叨起来:早知道还不如答应那个巫师了。那样起码现在我应该已经老死了,不用接着受不知道多少任丑主人的折磨。




这时那个巫师居然奇迹般出现在了叶城主眼前!




“你终于想好了?”巫师嘿嘿笑着。




叶城主在如此近距离看到他的秃头龅牙和酒糟鼻之后吓得一怔,立刻感觉身边的小西门貌美如花。




“不用了,我又后悔了。”




巫师很生气,他恶狠狠的瞪了小西门一眼,消失了。




巫师来的时候叶孤城发现自己能短暂的化形成人,也许是因为巫师也不想直接跟一把剑交流。




趁着巫师刚走法力时效还在,叶孤城开始在屋子里四处散步,直到有人叫住了他。




“你是月亮里的神仙吗?”小西门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颜控叶城主有一瞬间心软,他说了实话。




“我是今天他们送给你的那柄剑。”




小西门好像没有一点不相信,他又看了看叶城主:“那你是妖精吗?”




叶城主试图解释:“不,我是个人,但是我被人变成了剑,得有人……有人打败了我,我才能变回来。”




他觉得说得有人喜欢上他太羞耻了,于是自行改了台词。反正是个小子,他想,等什么时候落到个女侠手里,他再说实话不迟。




小西门居然完全相信了,他握着拳头,郑重的说:“我会帮你变回来的。”




叶孤城腹诽:“你要是知道怎么样才能把我变回来,一准不会这么说了。”




不过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点了点头。




总不好伤害小孩子脆弱的内心。




小西门一天一天长大,他一直在刻苦练剑,希望有一天能帮叶孤城恢复人形。




但是当他终于打遍天下无敌手,成为剑神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那个人一直也没有再变回人。




那么问题来了,他要怎么打败一把剑?




他去问陆小凤,陆小凤大概觉得他有点发疯,就说,那你为什么不干脆问问那把剑呢?




西门吹雪觉得有道理,于是他回到家之后就真的非常认真的问他的佩剑。




我怎么才能打败你呢?




然而这柄剑和之前的十几年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好像西门吹雪七岁那年看到的只是一场梦。




西门吹雪感觉很伤心。




他抱着那柄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该怎么打败一柄剑,他人生第一次有了难以言说的挫败感。




晚上睡觉时他抱着剑说:“其实我真的很想帮你。”




剑依旧没有动静。




他却自顾自说下去:“我真的希望能让你变回来,不过变不回来也没关系,我不会丢下你的。”




他低头吻了吻剑身:“我很早就喜欢上你了。”




接下来奇迹发生了,他搂着的从一把剑变成了一个人,正是他心心念念了多年的,在他七岁那年现身的那个白衣人。




叶孤城突然变回来,感觉自己有点没反应过来,瞪着西门吹雪半天才回过味来,小心翼翼地问:“你刚才说什么?”




西门吹雪直接亲了上去。




原来得这样才能打败一柄剑。






后来陆小凤知道这件事,几乎吓掉了下巴,当然他还是十分开心的送上了祝福。




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后来为什么总是捣鼓屋子里养的一盆兰花。




大家只知道后来陆小凤多了个知己好友,样貌清俊,衣带兰香,名字叫做花满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