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我和一个美国老人长期邮件来往,这种友谊不能被理解吗?

大家一起来热情答题

桃总的sugarbaby:

原梗在北美吐槽君


stucky滤镜一家我就脑洞大开了


 


大欧洲克里斯埃文斯你好,吐槽一个最近发生的事,请教一下广大考生。


坐标莫斯科,本人男,小时候被养父母从美国收养,只知道老家是布鲁克林。家里在吐槽君这里算有钱吧,家里做军火的,掉马无所谓反正我家有钱。


事情的起源是两年前我去列宾美术学院找我表哥玩的时候遇到了来学校访问的他。那是一个下午,我表哥还没下课,我学校附近的咖啡馆等他。这位老先生拿着一本英文版的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读着。我主动和这位外国老先生搭话想要练练英语,没想到我们聊的十分投机。我对俄罗斯的艺术没有了解很多,所以这方面我们没有聊多少,但是这位先生是布鲁克林人!我给他讲了我的身世,他还十分热心地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之后的话题多是围绕我的老家展开,他给我讲了布鲁克林,纽约,美国。我很感激他,就彼此留下了邮箱发邮件到现在,算是笔友吧。平常邮件会发一些我们两个人的日常,一切和我专业相关的(美国文学)还有和布鲁克林有关的他都会复制文章给我看,他还鼓励我认真学英语,希望有机会我可以来美国深造。


今年正好拿到了纽约大学研究生的OFFER,打算提前去顺便过去找他玩一玩(他现在在洛杉矶生活),他很高兴,并且帮我订好了机票,我表姐打算和我一起去,他也非常欢迎。


然后问题来了,家里的男性长辈听了这件事都表示这样不好,每个人轮流教育了我两个多小时,主旨就是我们家家大业大盯着你的人很多你不要被坏人利用,你自己去就算了还带你姐姐一块去你是脑残么。我非常生,不是所有人都想他们一样觉得世界上没有好人。我有的长辈还觉得我和这位老先生这样的通信方式非常的不正常,他们甚至怀疑老先生是同性恋,他和我通信就是为了诱拐我。


我真的是醉了,我觉得我们就是纯粹的友谊吧,为什么长辈们都觉得笔友动机不纯?我们两个人已经通信两年了,他的情况我也了解的一清二楚,老先生今年六十有三,他自己在洛杉矶经营了一家画廊,至今未婚。就是很正常人啊,不知道为什么家里长辈都觉得他是变态一样。


我姨夫说沙皇俄国的时候姨表可以通婚,他绝对不会要我这样智障的基佬做女婿的。


我:???


我表哥在听说这件事情后一直很自责,说我当时如果不去圣彼得堡找他,就不会被坏盯上,他现在每天就坐在我的屋子里,千方百计阻止我和老先生邮件往来。


问广大考生我和以为老人保持邮件往来(全都是可以公开的,正常的内容。),以后甚至会一起旅行这样的行为很不正常吗?这种友谊很难接受?会对以后婚姻造成不良影响?


另外我姐姐给我透露消息说他们可能会阻止我去上研究生,我已经酩酊大醉了,大家觉得我离家出走提前去美国怎么样,我觉得我的男性长辈们已经无可救药了。


谢谢各位考生,底下评论的方法如果有用的话,我嗨爪工业最新款冲锋枪免费送!抱拳了!




白发盾多苏啊,我都不行了


 



评论

热度(117)

  1. 白墨瑾琰杯杯杯子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一起来热情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