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盾冬】找脑子

动人

逢冬:

“你没有脑子。”Tony说。


他一脸目瞪口呆生无可恋,盯紧了Steve。


“注意言……”Steve一个单词没有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脑袋空泛泛地一轻,重量的突然消失让他一个踉跄。


“……辞。”他艰难地稳住脚步,表情介于茫然和惊恐之间,“……我脑子呢?”


====


“Jar。”Tony喊了一声。他的人工智能管家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来,他先给予Tony回应:“Sir。”而后极其官方地报告了这一状况:“据今天早上对复仇者大厦众人身体状况的扫描分析结果来看,Rogers先生脑内主要成分CHONSPCaM乃至微量元素FeCuBeZnM等大幅减少, 代谢进程趋于缓慢——”


“说英语。”Steve疲惫地打断了他。


“简单来说,队长,你的脑子没了。”


Steve Rogers,美国队长,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陷入了没有脑子的麻烦里。


====


复仇者们围成了一圈,神色严肃。Tony Stark首先站了起来,按亮了桌子中间的全方位视息屏。


他清了清嗓子,表情非常凝重,但Steve发誓他笑过了整整一个早上,就因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哈哈哈哈哈哈没有脑子”。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队长消失的脑子’。

复仇者们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什么?什么脑子?”


“队长你没有脑子?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脑子为什么会消失?”


Steve不胜其烦地捂住了耳朵:“安静!”


“安静!”他又重复了一遍,示意Tony把Jarvis的报告给他们看。


“就是这样。”他叹了一口气,“你们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这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Bruce若有所思道,但他向来温和平静的眼神显然起了变化。在Steve身边坐着的猎鹰凑过来:“看到没队长,他想解剖你。”


Steve打了个冷战。


第二个发言的是Clint,他的神色非常的难以启齿:“那个……队长……”


他努力地组织措辞:“你晚上的时候房间有没有进过什么人……脸色发青没有头毛,有的拿路障,有的拿铁门,还有的脑袋上顶个铁桶……”


Natasha毫不留情地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她说:“复仇者论坛有条定律叫做‘所有的非自然事件都是Loki的锅’。”


====


他们拨通了专配给Thor的通讯器,三秒钟之后邪神的脸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早啊各位。”他明显心情不错,打招呼的笑容看起来都像真心实意的。


“队长的情况是不是你搞的鬼?”Clint问,一群人紧盯着屏幕。


“哦。”Loki叹了一口气,“本来是用给Thor的,没注意到复仇者大厦的金发大胸还有另外一个。”


……复仇者论坛诚不欺我。


“把你的魔法撤掉。”Steve阴着脸说。他本来想说“把我的脑子还给我”,但听起来非常奇怪。


“不。”Loki飞快地回答,他得意洋洋地吹了个口哨,“为什么不试着把它们找回来呢傻子?”


Thor的声音遥遥地传过来:“我知道了我应该去哪儿了Loki!”


邪神的脸黑了黑:“谈话到此为止了。”他按下了终止键。


“好吧……”Sam打破了寂静,“找是吧,去哪儿找?怎么找?找什么?”


“问得好Sam。”Tony给他鼓了掌,Bruce也在一群七嘴八舌的叽喳声里冷静地指出了重点:“我想我们应该找到队长丢失的东西。”


====


“来,队长,看我,我是谁?”


“Sam。”


“队长,1+1等于几?”


“2。”


“队长,这个是……”


“咖啡。”Steve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因为不习惯脑袋的重量又是一个踉跄,“够了伙计们,我是没了脑子,我不是傻子。”


“但这二者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Wanda说,周围的人对她投出了赞许而钦佩的目光。


“……”Steve叹了口气,决定找点儿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今天有任务吗?”他问。


“没有。”Clint说,他忍了三秒没有忍住,“我们一致决定不让你出外勤,你的脑壳现在太脆了,特别危险。”


“……”Steve又叹了口气。


Wanda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来看电视吗?”


====


变故是在电视播放过程中发生的。彼时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报一个高层演讲。Wanda抱着薯片委屈巴巴地跟Natasha抱怨:“他抢我遥控器……”


Natasha木然地摊了摊手:“他觉得所有人都爱看这个。”


“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强烈地要求运用和保护他们的权利,这些权利就会得到保护并得以运用,于是制度就能够发挥功能。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要求和决心,无论是法院、国会还是议会都爱莫能助。因此,我们在此呼吁公民自由……”


电视里嘈杂的人声突然静默了一瞬,有什么东西在台词里翻滚了一下,扑通一声跳出了屏幕。


那是一团小小的光球,里边儿像是写着什么字。他在空中顿了顿,飞快地窜进了Steve的脑袋里,消失了。


离Steve最近的Wanda在它消失的最后一瞬看清了它里面藏着的单词。


“……公民自由?”她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Jarvis发出了一声“咦?”,他标准的英伦腔听起来居然有些困惑,简直不像个人工智能——他甚至还贴心地用了Steve所说的“英语”。


“Rogers先生,您的脑子恢复了一半。”


====


“公民自由?队长半个脑子里就是这玩意儿?”Clint认为他不能接受,“他不用脑子记战斗方式工资发放日意面的一百零一种做法他半个脑子都是公民自由?”


Wanda点了点头:“所以他今天都没有给我们开展自由与平等教学。”


他们最后下了结论:“无法想象。”


“那么,队长的另外半个脑子里装了什么?”只有Natasha清晰地抓住了事情的重点,Steve简直想给她鞠躬,但他不太想动弹,他好不容易习惯了空荡荡脑壳的重量,它就突然增加了一半——他现在走路还踉跄。但Natasha不在意这个,甚至还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论据,“也是他每天不厌其烦叨叨的东西?”


……


Tony:“我想到了一个人。”


Clint:“我也是。”


Sam:“我猜我们想到的是一个人。”


====


复仇者们的效率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临出发前Tony给了Steve一只手环,并解释说:“它可以测量你的脑容量是否为均值并给予提醒,简单来说,如果你找回了你的脑子,它会给你提示。”


那只手环还显示了时间,不到三个小时,Steve房间的通讯器就响了。他按下了接通键,蓝光屏幕上猝不及防地跳出来了冬兵的脸。


“咳咳咳——”Steve一阵巨咳,“Bucky!”


手环叮的一声亮了,伴随着小光球从屏幕里滚出来,带着Barnes的影像跳进他的脑袋里,和上次抽象的“公民自由”不同,一瞬间众多画面纷至沓来,从童年到青年的Barnes笑容坦然又纯粹,眉眼千山万水,贯穿了他九十年的人生。


手环上“脑子完整度”的进度条拉伸到了百分之七十五。


Steve茫然了半晌,来不及思考另外百分之二十五哪里去了,冬日战士冷冷淡淡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


“不是Bucky。”


他看着Steve,面色有些憔悴,头发乱蓬蓬地遮住了他半只眼睛:“他们说你快要死了。”


“没有。”Steve赶紧解释,但他发现这个事情解释有点儿困难,“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就是没了脑子。”


冬兵毫不意外地露出了“你是智障吗”的表情。


他解释清楚这个问题足足用了……他也不知道多长时间,看见Bucky之后的时间都是模糊的,只有那张脸非常清晰,他总能认出来。


“所以,”冬兵总结说,“找回你的脑子需要见我一面。”他的目光扫了一眼Steve的手环,“而我的使命完成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五不关我事。”


他伸手想要按下结束键,但Steve急切地打断了他:“听着Bucky!我知道你想不起来,但是没有关系。你可以过来,我们住在一起,我们慢慢来。离开九头蛇,我会保护你的。”


他几乎语无伦次了,冬兵沉默了半晌,他从没听过这种话,或者不如说他曾经听过的记忆消失在洗脑的机器里,他惯于服从命令。


他轻声说:“我离开九头蛇了。”


“我不干了,”他说,语调仍是不安冷淡的,但眼神柔和了很多,“你们也不要找我。”


他没等Steve追问,就接着说下去:“你总叫我Bucky,可我不是他,我看过你们的展览——我认得我的脸,可我不记得我和你……他和你之间的一切。我是一个全新的人。”


他好像叹了一口气,又好像没有。


“所以,Steve。”他叫Steve的名字,语气熟稔,好像曾经的无数次那样。


“你心心念的Bucky和我不同,即使我能想起来,我也不再是他了……你看,你总是叫我Bucky,可我是冬兵。你不会想要我的。”


冬日战士垂着眼结束了对话,他明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但他不敢伸手。


他仓皇地想要逃离这里,站起身来瞬间铁臂掠过摄像头。他听见了一声非常响亮的“叮咚”,机械声不可忽视地提示“进度百分之百,脑机制趋于正常”。


屏幕那头有一团小小的光球涌出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边儿是他代表冬兵的铁臂上那颗红星星,摇摇晃晃地跳进Steve脑袋里去了。


——End——


怕自己没写清楚在这里解释一下,就是说队长脑子里的巴恩斯中士和冬兵是一体的,是一个完整的Bucky,都是他,总是他。


脑洞来源于某个什么排名里队长的资料,Likes一栏里是公民自由和巴基巴恩斯。


而且不要在意这个有病的时间线我不管复联二之后老贾还在我不管quq


观看愉快,我有毛病:D

评论

热度(461)

  1. Samantha逢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