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纳兰妙殊:

昨晚跟小薛说,我已经N年没谈过恋爱了,好心痒,真想再谈一次啊。


他思考了一阵,脸色很严肃。再谈还想跟我谈吗?





我:那当然跟你谈!我不想换人,只是想重温一下那种跌宕起伏的过程——初见面一见钟情心中鹿撞,然后辗转反侧,然后制造机会接近,然后装作不在意百般试探,度过双向暗恋的暧昧期,然后憋不住了表白了惊喜发现原来你也喜欢我啊,最后大功告成亲个嘴儿,陷入热恋形影不离……





这次他又思考了一阵,哦你就想要这套流程。那么你可以考虑失忆一下,咱们从头谈一次,把这套流程走一遍。


我:但是……我又很舍不得这N年的各种记忆啊。


小薛:那就设定成——先失忆,咱们再次变回陌生人,再过一见钟情的瘾,再过双向暗恋百般试探的瘾,再过表白的瘾,再重谈一遍恋爱,等恋爱瘾过足了,忽然“砰”地一下,以前N年的记忆都回来啦。呼,这你就能满足了吧?


我抚掌称赞。好,就这么定了,哪天咱就去医院,让大夫把我整失忆吧。







然而我想到,这不就是你队和你冬的故事么?!每个环节,每个转折……






太阳底下无新事。


从这个角度说,失忆了重走长征路重谈一次恋爱也挺浪漫的啊。





雪夜火炉边,两人喝一点酒,把两次恋爱的细节拿出来对照,“哎你第一次表白说的话跟第二次表白字句几乎是一样的”,“不过你进步了,上世纪你忍了半个月才提出上船,新世纪你只憋了半小时哈哈哈哈哈”……


啊多好的前戏话题XDDD




评论

热度(304)

  1. 白墨瑾琰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