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人间悲喜剧第4季:无限的我们(18)

深夜又一刀

stucky007:

 


 


 


18、


 


 


交叉骨的心脏和鼻孔一起抽痛,他眯起眼睛注视着熙熙攘攘地人群,脑海内的索敌雷达发出呼啸。


 


人太多了,都急着离开是非之地,卫兵们已经无法一一过目。


 


交叉骨按捺下心悸,从外套中摸出一个铜哨。


 


尖叫哨子:吹掉指定目标的伪装,50英尺内有效,附带风暴属性。


 


鼻孔的疼痛愈演愈烈,交叉骨的直觉告诉他:短脸男就在附近。


 


他把铜哨凑到嘴边,倾注他所有的怒火和仇恨,猛力一吹。


 


哨子尖声叫嚷:“吹掉短脸男的伪装!”


 


刷拉拉地,一堆黑白相间的碎布料漫天飘扬开,人们本能地看向来处,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他的衣物被统统吹裂,裸露出全部身体。


 


他的左肩开始就被金属牢牢咬合,形成一只银灰的钢铁手臂。


 


巴基惊讶了0.1秒,立刻醒悟这是交叉骨的武器。


 


“坏孩子,交叉骨,”巴基不怀好意地说,“这里有别人在。”


 


“巴基!”史蒂夫无奈地说。


 


人群安静了片刻,一个女士率先尖叫,带动了汹涌的人潮,无数的女人尖叫着从指缝中打量巴基,一窝蜂地往城外挤去。


 


巴基像一只灵敏的野兽,在人群间凶猛灵活地纵跃穿梭,转眼间就奔到交叉骨面前,卫兵们迅捷地从交叉骨两侧向他包抄,他退后一步,一手一个抓起来往后扔。


 


娜塔莎召唤出女管家的仓库,将“暴发户的呐喊”再次赋予托尼。


 


托尼对着交叉骨发动“暴发户的呐喊”,贾维斯的声音响起:“先生,该能力是消耗性能力,能力次数已经消耗完毕。”


 


尽管身在战场上,托尼依然呆住了,他深吸一口气,冲着半空中吼道:“消耗性能力是<只能用一次>的意思吗!?”


 


“是的,先生。”督察官尽职尽责地回答。


 


“为什么不直接说只能用一次,”托尼气急败坏,“消耗性能力?谁能从这种说明中看出这是<一次性能力>的意思!”


 


“新世界很高端,先生,<消耗性能力>的说法听起来比<一次性能力>高端,这是您自己编定的程序规则——一切都要高端、奢华,尽显斯塔克品位。”


 


如果钢铁侠不是那么有责任感、使命感,他恨不得立刻就此晕过去。


 


娜塔莎咬牙切齿:“你变坏了,贾维斯。”她的女管家仓库有漫长的冷却期,一次使用后必须冷却30个小时。他们为此甚至在费城多待了一天,就是要让全员恢复最佳状态,结果败在“消耗性能力”这种语焉不详的描述上。


 


“谢谢,女士,我当成是夸奖,心怀感激地收下了。”贾维斯语气不变地说。


 


“不许在我面前攻击贾维斯!”托尼怒道。


 


飞天小战士变身了,变身时的光环、星光、花瓣造成一个真空地带,使得“超级英雄变身时,反派不得发动攻击”规则再次生效。


 


山姆扇动翅膀飞向目标,一路上卫兵们纷纷无视他,他的魔法棒洒出星光和花瓣,顺利地攻击到交叉骨,让他踉跄着后退撞上墙壁。


 


城市中心突然响起广播声,市长希尔斯先生的声音洪亮地响起:“出动飞箭部队,杀死所有外来者。”


 


人群更加惊慌了,惊叫连连地踩踏着向城外冲去。


 


交叉骨大声怒吼:“不,我要把那个短脸男捆到耻辱柱上,让猎犬的爪子插他的鼻孔!”


 


“你这么爱我,亲爱的,”巴基的声音在他耳边凉凉地响起,“不惜违背父亲也要保护我的生命吗?”


 


短脸男已经解决了交叉骨的随从卫兵们,顺利跟飞天小战士会师。


 


闷雷般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只听见一声“发射”,数百只长矛般箭矢乌压压地飞过来。


 


人群绝望地抱住脑袋拱在一起,但是他们并没听到预料中的惨叫声,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10分,10分,10分,7分,10分,2分,6分,7分,3分,4分,7分,3分,6分,7分,5分,6分,3分,5分,6分,10分,1分,4分,7分,4分,8分,2分,9分,2分,9分,10分,2分,4分,2分,7分,3分,8分,9分,3分,6分,2分,8分,5分,6分,7分,1分,6分,8分,5分,3分,7分,2分,8分,2分,8分,3分,9分,3分,7分,3分,7分,3分,6分,9分,4分,3分,10分,3分,6分,8分,5分,3分,6分,3分,8分,2分,8分,3分,9分,3分,6分,5分,7分,8分,3分,7分,3分,9分,3分,6分,2分,8分,5分,6分,7分,1分,6分,8分,5分,7分,3分,9分,3分,6分,2分,8分,5分,6分,7分,2分,9分,10分,2分,4分,2分,7分,3分,8分,9分,8分,5分,3分,6分,3分,8分,2分,8分,3分,9分,3分,2分,8分,5分,6分,7分,2分,9分,10分,2分,4分,2分,3分,4分,7分,3分,6分,7分,5分,6分,3分,5分,6分,10分,1分,4分,7分,4分,8分,2分,9分,5分,6分,7分,2分,9分,10分,2分,4分,2分,7分……”


 


叮叮当当的声音和密集的点评让人们有种焦躁感,史蒂夫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得飞出去。


 


克林特见状立刻射出两箭,强大的风暴属性吹跑了部分箭矢,总算分担了史蒂夫的压力。


 


巴基猛地窜到交叉骨身上,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发动“我不是感冒”,左手把他的脖子箍住,这么控制住他来到最前沿。


 


“你们有人质在我们手中!”巴基嚷道,“不想失去儿子的话就快住手。”


 


希尔斯先生连一毫克的犹豫也没有:“儿子可以再生,辱骂我的人一旦跑了就回不来了,这么简单的逻辑你想不通吗?继续放箭。”


 


“你老爸真有生意头脑。”巴基对交叉骨感叹道。


 


“当然,”交叉骨居然非常引以为荣,鼻音很重地说,“他是我的父亲。”


 


他着重强调了“我的”这个词。


 


蚂蝗一样密密麻麻地箭矢再次飞过来,交叉骨首当其冲,巴基本来是想让他骄傲地死在父亲的手底下,但是人质在手,看到箭矢飞过来时,巴基本能地把他往远处一推,让他的身体偏离攻击轨道。


 


史蒂夫的盾牌开始新一轮的报数,饶是美国队长有4倍的力量也有点吃不消了。


 


贾维斯的声音再次响起:“<逃离费城>支线任务受挫,请问需要将该任务升级为<毁灭费城>吗?”


 


一行6……7人齐声道:“同意升级!”


 


“不过慢着,”史蒂夫又追问一句,“毁灭费城不包括杀死市民吧?”


 


“不包括,费城毁灭后,新世界将自动开启人口分配系统,重新分配费城居民。”


 


“升级!”再次齐声道。


 


“<逃离费城>支线任务作废,<毁灭费城>支线任务开启。”


 


他们不用互相交换眼神地确认了,娜塔莎打开“爱之束缚小屋的小屋”,将约翰和玛丽放出来。


 


两只公鸡的恢复力惊人,眼睛和腿上的伤已经痊愈,被巴基拔了很多的羽毛也重新长出来。


 


娜塔莎下令道:“毁灭费城,别杀人类,如果干得漂亮我就定期让你们出来放风。”


 


玛丽发出一声鸡鸣,亲热慵懒地在约翰的身上蹭了几下,看来这几天他们在“爱之束缚的小屋”中干了不少勾当。


 


“快点干活,”克林特嚷道,“这里有别人在呢!”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你们能不能别再说这句话?”


 


托尼惊讶道:“为什么不能说?因为有别人在吗?”


 


“好吧,如果我能带给你们快乐……”史蒂夫认命地说。


 


“别沮丧,这里有别人在。”巴基不知道从哪摸了条床单那么大的防雨布披在身上,笑嘻嘻地说。


 


公鸡们已经昂首挺胸地拆房子了,箭矢虽然密集、沉重,对他们来说却不够分量,没有附带属性更是没法伤害到他们。


 


7个人们惊散着逃亡,这时已经没人去拦截了,甚至许多费城本地人也开始往城外冲。


 


破坏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复仇者和冬喵站在费城外高高的山岗上,身边侍立着公鸡,看着美丽的费城已经不复存在。


 


费城的原住民不停地接到新世界的通知,将他们的身份、财产重新界定,根据他们的意愿安顿到别的城市。不过大多数人都聚集到一起,决定一起前往纽约,毕竟他们是希尔斯一族的人,用鼻孔生孩子的特性让他们很难跟其他的人类过正常人的生活。


 


希尔斯先生却不知所踪,公鸡们开始破坏时他就销声匿迹了。


 


当费城的最后一片瓦砾也消失殆尽时,贾维斯的声音送来新情报:“<毁灭费城>支线任务完成,奖励有效线索一条或指定武器一件,请选择。”


 


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实际上,当贾维斯给出“毁灭费城”这个选项时,他们就隐约觉得这个任务的背后另有玄机。


 


“奖励有效线索一条:世界拯救率达0.00000000001%。”


 


 


 


这条线索匪夷所思,他们的目标当然是拯救世界,但是毁灭了费城却让他们的目标达成了0.00000000001%。


 


“难道是在鼓励我们多多去毁灭城市吗?”他们站在山岗上看费城的废墟,班纳博士喃喃自语。


 


“看看1前面那么一长串0,”巴基咂咂嘴,“如果靠这种手段拯救世界,就算我们有约翰和玛丽也办不到,而且他们还特别地……”


 


约翰和玛丽特别地什么,巴基没说完,但是众人已经心照不宣地看向身后那茂密的森林。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约翰和玛丽已经跑到森林里面干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事,因为森林里“没有别人在”。


 


树丛激烈地摇晃着,亢奋的鸡叫声杂七杂八地跟着树木“吱吱呀呀”的声音一起传出来。


 


“其实这挺奇怪,”巴基说道,“我在互联网上了解过公鸡,跟哺乳动物不同,它们只有泄殖腔,所有的交配器官都在那里,兴奋时会从泄殖腔中勃起,想想这构造,约翰和玛丽要怎么完成……”


 


“你比他们更不可思议,”山姆忍不可忍地说,“你都从互联网上了解了些什么?”


 


巴基淡淡地说:“科学,我的朋友。科学是构成现代社会的基础,智能手机、互网、电脑、平板电脑、汽车、飞机、远洋货轮……没有科学,我们寸步难行。”


 


联就在他们从身边的一草一木之微中寻找科学真谛时,一次突然袭击发生了。


 


一道裹着蓝光的箭矢悄无声息地接近巴基,史蒂夫一直在一旁看着他们谈论,立刻上前一步,徒手将箭抓在手中,蓝光瞬间黯淡下去,箭矢无力地软化了。


 


交叉骨的声音恨恨地从远处传来:“下一次不会再让你逃过了,短脸男,我会一直盯着你。”


 


“你多了个爱慕者,以后睡觉时也要睁着眼睛了。”克林特放下刚刚搭好的弓箭。


 


巴基和娜塔莎却凝视史蒂夫,自从他接下那只箭后就额头上就冒出细汗,脸色发红,似乎在做什么挣扎似的。


 


“史蒂夫?”巴基推推他,“你还好吗?”


 


“很好……不,不好,”史蒂夫的右手突然不受控制地抬起来,穿过巴基披着的防雨布,按到了巴基的左胸上,“对不起,巴基,我控制不了它,它似乎就是想到你的……”


 


“乳头上?”巴基感到乳头被史蒂夫的粗糙的掌心磨了一下,心脏跳得有点激烈。


 


“应该是心脏上,”班纳博士分析道,“那道箭可能附着了追踪之类的属性,追踪目标是巴恩斯的心脏。”


 


山姆恍然大悟:“史蒂夫接住那根箭……那道蓝光就是追踪属性,他的手被感染了,所以要追踪巴恩斯的心脏。”


 


“应该会有时效吧?”娜塔莎推测道,“从这支箭的来势来看,并不是很难缠的武器。”


 


托尼安慰史蒂夫:“如果没有时效我们会回避的,让这里没有别人在。”


 


“或者你们回避,”娜塔莎说,“向约翰和玛丽学习,到没有别人在的地方。”


 


巴基一直盯着史蒂夫的手看,这时抬起头,非常不以为然:“只不过摸摸我的乳头而已,为什么要回避?史蒂夫可以随时摸我的乳头,他想摸多久就摸多久,这也是巴恩斯中士的乳头,他有权摸个痛快。”


 


“建议换个话题,”克林特打断他们,“美国队长快熟透了。”


 


史蒂夫的脸庞的确像砸到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红得摇摇欲坠,如果下一秒因熟透了从脖子上掉下来也不奇怪。


 


 


 


或许的确有时效,但是至少到了他们晚上宿营时,史蒂夫的手依然没有从巴基的胸口拿开的意思。


 


为此他们俩肩并肩躺在一起,以便史蒂夫的手横过巴基的胸膛放到他左边的乳头上。


 


“其实这没什么,”史蒂夫自言自语道,“你和我从小就认识,我们有时会睡在一张床上过夜,我的睡相不好,说不定连更不得了的地方都在无意中摸过……”


 


没人去反驳他这段自我催眠。


 


“或许,”巴基保守地说,“不过我不知道……自从交叉骨出现后,我想起了一些巴恩斯中士的事,不过没有我们睡觉时,你的手到处乱摸的印象。”


 


史蒂夫立刻把所有的难堪丢到了一边,心中泛起像星火一样的喜悦和骄傲。


 


“你想起了一些事,巴基,你凭着自己的力量做到了。”尽管他极力克制,让语气听起来非常平静,但尾音依然有点颤抖。


 


史蒂夫的嗓门隐隐发痛。


 


娜塔莎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是的,我知道许多小说都在说谎,”巴基笑道,“它们把巴恩斯中士描述成游刃有余的情场高手,这是错的,他根本是个处男。”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史蒂夫依然惊讶了:“可是你总在约会,那么多姑娘,在军队的俱乐部中,跟那么多女孩跳舞、接吻……”


 


巴基耸耸肩膀,史蒂夫的手被带得动了一下:“不清楚,不过处男的事是真的。在他掉下火车时,看着你惊愕的脸,他在那一瞬间,脑海中想的是:要掉下去了,真高,眩晕,还是处男就要死了,幸好没睡过史蒂夫,不知道上帝会不会给处男优待,雪飘到鼻孔里了,想打喷嚏,还是别打,忍住,最逗乐的喜剧演员都不会在快死时打喷嚏,史蒂夫真好看,他的灵魂和他的脸一样美丽,他那么惊慌,我还是最好别死,可是已经往下掉了,除非长出翅膀否则死定了,战争还没结束,纳粹会失败,世界会迎来和平,人们会过上好日子,史蒂夫也会,我没办法看着他,不过他是美国队长了,他已经长高了,长大了,据说有人摔死时会把内脏摔出来,希望我别这样,那太恶心了,有件事非常为难,我没办法写日记了,这么重大的事不能在日记上记一笔“我死了”真是遗憾,史蒂夫,没有我看着你的背后,希望你永远安全、幸福,再见,我爱你,想吻你。”


 



评论

热度(180)

  1. 白墨瑾琰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又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