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细胞嘶鸣 29

八十米长的大刀

stucky007:



29、

米勒放弃了以自身魅力去博取好感的策略。

无论他多具有亲和力,只要跟美国队长正面交锋,都不可避免地给人留下极为负面的观感。

他索性直面问题本质,专注于揭开被告所有的真相,让事态在光明正大的道路上直线发展。

刚才,他完成了第一步:证明冬日战士拥有部分独立、清醒的意识。

他在等着对手的回应,如果顺利的话,他可以在本次庭审完成他的第二步:他的独立意识受到了九头蛇的侵染。

不过史蒂夫的行动还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或者说,在所有人意料之外。在这场漫长的拉锯战中,史蒂夫终于有所行动,以直接有力的方式,从各类繁杂的事件中找出线头,试图将一切问题都解决掉。



“你知道,军事法庭一般不做司法交易吧?”面对史蒂夫在休庭时刻突然提出的要求,米勒这么回答。

“不是交易,只是想知道你真的认为应该把巴基送入监狱或者送上电椅吗?”

米勒那双绿眼睛看向史蒂夫身后的巴基,又注视史蒂夫的双眼:“说实话,是的。你认为司法是什么,队长?是正义吗?是的。然而正义又是什么?是公正吗?不。正义是要保证大多数人的利益。我尊敬你,所以我对你坦诚相告。”

史蒂夫回头看了巴基一眼,又转向米勒,蓝眼睛中浮现出既克制又蓬勃的情绪。

“我原本要质询你的证人,”他的声音蕴含着风暴,“但我刚才收到一个讯息,让我改变了主意。”

米勒礼貌地等待美国队长的下文。

“我的几个朋友,他们打了起来,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是我们这边刚开庭他们就开打,在复仇者总部进行了激烈的交锋。不过由于一方太强,另一方完全不是对手,战斗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毫无悬念地结束了。”

米勒有点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史蒂夫突然对他说这些。

他有点怀念他的助手斯坦,如果助手在场,一定会对美国队长突然离题万里的话题作出同样离题万里的回应。

“但是托尼.斯塔克被旺达.马克西莫夫制住后依然没放弃,他采用了他的对手曾经用过的办法,让他的人工智能管家通过网络号召人们来关注巴基的审判。他的意图是让人们看到巴基和我的友谊多么纯洁高尚,我们不可能是对同性恋情侣,也不会订婚......”

“你们什么?”米勒惊呼。

“订婚,就是我求婚后,巴基答应,又买了戒指......”

“你们是一对?”

“是的,我们.......”

“怎么可能!”米勒那沉稳的风度一扫而空,嚷道,“你们是美国队长和他最好的朋友,是史蒂夫和巴基,就像蝙蝠侠和罗宾......好吧,或许不像蝙蝠侠和罗宾......你们就像......就像史蒂夫和巴基,好吗?你们是兄弟,是伙计,是挚友......”

“是情人。”史蒂夫冷静地捅了他一刀,看着公诉人迅速面如死灰。

巴基缓缓道:“这特么是什么?公诉人也是站在斯塔克那边的吗?”

史蒂夫又回头看了未婚夫一眼。

“托尼的行动,被冬喵——我们的另一位朋友发觉,但是已经迟了,冬兵审判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虽说从开庭以来,我们就一直在强调舆论的作用,可实际上从来没有像样的媒体来关注这场审判,人们在议论纷纷,却没形成话题,我相信这是法庭在有意识地封锁消息,但是现在,全世界都要关注这场审判了。”

米勒从“美国队长和他的挚友是一对”的冲击中取回一点理智:“你是在警告我吗?”

“不,”史蒂夫凝视他那双绿眼睛,“我是想问你,就算面对全世界的压力,你依然要审判自己吗?”

“你说什么?到底......”巴基的声音猛地截断,他眼睁睁地看着米勒在他眼前消失。

像白雾在阳光照射下消影无踪,公诉人就这么在巴基眼前失去踪迹,像是从没存在过。

“你比上一秒更可爱了。”史蒂夫微笑着对巴基说。



事态要从冬喵发现托尼通过网络传播冬兵审判的消息说起。

由于前一天晚上,史蒂夫和巴基(无意或有意炫耀地)公布了他们订婚的消息,已经休战了一段时间的托尼和旺达再次陷入充满敌意的对峙。

托尼通过网络传播了冬兵审判的消息,密切关注这一切的冬喵再次有了干燥的手触摸湿润衣物的感觉。

他因此做了个大胆的举动,悄悄地溜出复仇者基地(众人正在为史蒂夫和巴基究竟是迷惑的直男还是坚定的基佬争吵得不可开交),潜入了正在审判巴基的法庭。

冬喵藏在书记员身后的那扇小门后面,从缝隙中向外看,就像几十年前,那个护士藏在仓库里看着冬日战士站在她雇主面前一样。

他看到了米勒。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公诉人,他只看一眼就明白了——米勒是巴恩斯。

冬喵在自己的世界中,他曾经切身体会过极为相似的体验。

那时,他把自己的精神领域一分为四:巴恩斯中士、冬日战士、冬喵以及喵战士。他在那种似真似幻的境界中挣扎许久,最终成为了詹姆斯.巴恩斯。

因此他可以算是个有着深入研究经验的“分裂学家”。看到米勒,那熟悉的、让他悲喜交加的心酸感又浮现在心头。

他立刻写了邮件发给史蒂夫。尽管这个史蒂夫是个华而不实的花花公子,也总归是个史蒂夫,聊胜于无。



“看到冬喵的邮件,我依然有很多事不明白,也明白了很多事,哈里森之于我,就像米勒之于你,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事实就是如此。”

史蒂夫想做的就是在充满利刃的空气中保护巴基。

“所以你一直想向我求婚?”巴基的关注点似乎跟他的未婚夫不同,“你一直想画裸体的我?你之所以把我捆在床上,装出正经人的样子,是因为这部分的你跑出去了,成为了风度翩翩的律师?你这个小色狼!”

巴基最想做的是什么?让自己成为那个没有污点的人,让那个沾满鲜血的自己接受审视。

“所以你成为了米勒,”史蒂夫说,“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你成了公诉人,对自己发起悍然攻击,你在审判你自己。”

美国队长的眼睛笼着一层迷茫的雾霾,在寂静的室内,他清朗的声音回响:“你知道你在冒着傻气吗?”

“不,”巴基微笑,“我只看到你快哭了。”

史蒂夫当然没哭,他只是瞪着眼睛,让那对蓝色的瞳孔发亮,并且嘴唇在不可察觉地颤抖而已。

“需要我吻你吗?”巴基体贴地说。

“太需要了。”





评论

热度(364)

  1. 白墨瑾琰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
    八十米长的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