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盾冬】童话之灰姑娘(小甜饼,一发完)

仙女教母左拉。
没毛病。

七花七夕:

强行灰姑娘~~~~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系列




————————




九头蛇是个杀手组织。


曾经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杀手是冬日战士。


冬日战士是九头蛇的变态科学家佐拉的杰作,他已经在九头蛇存在很久很久了,谁也不知道佐拉是从哪里抢来的英俊小伙子,给他洗脑,给他安装了一只银光闪闪的金属臂,训练他的射击和近身搏斗,然后逼着他去杀人。


不杀人,就继续洗脑。


九头蛇的一代BOSS红骷髅对此表示非常满意。


道上的人都知道,冬日战士是九头蛇的重要资产,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鬼杀手,杀手排行榜连续多年蝉联第一。


佐拉非常看重自己的杰作,每天都让人把冬日战士的冷冻舱擦得干干净净锃明瓦亮,冬兵的金属手臂每出一次任务,就要保养三次。


资产如此重要,可千万不能疏忽了。


 


 


好景不长,红骷髅被人扳倒了,一次警匪对峙行动中,直接被一颗枪子儿执行了死刑。


国不可一日无君,九头蛇也不可一日无主。


一番明争暗夺之后,亚历山大▪皮尔斯成为了九头蛇的新一任BOSS。


皮尔斯上位之前对佐拉说,我一定会拨给你一大笔资金,让你将冬日战士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新台阶。


佐拉很心动,在竞选上投了皮尔斯重要的一票。


可皮尔斯成为BOSS之后,对佐拉却食言了,他有方方面面要打点,不愿意花钱给佐拉继续研究冬日战士。


而且他其实不喜欢看到佐拉天天在自己面前晃,觉得佐拉长得实在太对不起九头蛇的整体形象了。


终于,皮尔斯找了个由头,秘密处死了佐拉。


至于冬日战士,皮尔斯本来是想将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后来发现,冬日战士使用起来实在太麻烦了,不但要讲很多空洞的大道理,还要不停地洗脑洗脑,才能控制得住。


皮尔斯终于失去了耐心,扇了冬日战士一个耳光。


失去了红骷髅投资和佐拉细心保养的冬日战士,被胡乱地丢进冷冻舱里,放在九头蛇的仓库里,日积月累,以往锃明瓦亮的冷冻舱也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旧得不成样子。


偶尔皮尔斯想起他来,将他从冷冻舱里放出来执行一些杂碎的小任务,可没有人维护金属手臂,里面也落了不少灰尘,造成电路的短路,冬日战士没法使用金属臂,也没法解决目标。久而久之,他从杀手榜上消失了。


由于冬日战士的力量还是很可观的,于是每次九头蛇将冬日战士放出冷冻舱,就只让他做些搬运枪支器械、甚至维修基地时扛水泥袋之类的重活,冬日战士全身弄得脏兮兮的也没人提出给他清洗一下,经常他们也想不起来把他冻起来,于是没有活可做的冬日战士只好一个人躺在灰扑扑的冷冻舱里,思考自己究竟是谁。


人们再也不记得那个闪亮闪亮的冬日战士,只知道旧仓库那个衣衫破旧的落魄搬运工。


皮尔斯自己带着心腹杀手,最受重视的那个叫朗姆洛,是个看起来狠辣干练的人物。皮尔斯给朗姆洛买最好的装备,最酷的盔甲,配备最忠心的后勤敢死队,还给他起了个响亮的代号“交叉骨”。


很快,交叉骨就成了杀手榜第一名。


皮尔斯很满意,他更讨厌冬日战士,因为他觉得佐拉这种丑陋的人做出来的资产一定也是残次品。


而他自己年轻时也是个英俊的金发青年,所以他培养的朗姆洛也是最优秀的。


 


 


杀手排行榜竞争的最有利得分机会,就是三年一度的杀手节。


各界杀手共同决定一个很难杀的目标人物,为期三天的刺杀,谁能得手,基本上当年的杀手榜头名就没有问题了。


至于目标人物是谁,抽签决定,谁倒霉算谁的。


今年的杀手节目标人物是本地的警口察口局口长史蒂夫▪罗杰斯,很有威望武力值很高的一个人,听说他对待敌人手段极其不留情,九头蛇的前任头目红骷髅就是被他开枪打死的。


皮尔斯在九头蛇内部议会上慷慨激昂,这次如果九头蛇的杀手不能干掉罗杰斯,那简直就是整个九头蛇组织的屈辱。


众杀手们群情激昂,朗姆洛更是信心满满,他刚刚升级了新装备,盔甲防弹程度更高,一定可以解决掉罗杰斯这个大麻烦。


“朗姆洛,你一定要加油,一定不能让别人得到罗杰斯的人头。”皮尔斯任重道远地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我把你培养这么好,是要你将来接我的班的。”


朗姆洛点头向他保证:“放心吧,皮尔斯先生,我们九头蛇一定会赢。”


 


 


冬日战士躺在冷冻舱里,听到外面三三两两的人群议论着杀手节的到来。


他感觉自己已经有三年没能参与这个活动了,以前一到杀手节,他都是九头蛇最寄予厚望的人物,新的装备和后勤都接踵而来。


最近没怎么被洗脑,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当杀手,但是每一次他被洗脑的时候都有人在耳边不断地絮叨“做杀手,做杀手”,所以如果不做杀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嘛。


一辈子在九头蛇基地搬水泥袋?这也不应该是他想要的。


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应该争取一下,他不喜欢这个脏兮兮的旧仓库。


皮尔斯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冬日战士,要求参与杀手节活动,去杀史蒂夫罗杰斯?


周围人哄笑起来,尤其是朗姆洛笑得最大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瞧他无辜的小表情。


“你去能干什么?小猫咪?”朗姆洛故意显摆了一下自己的新铠甲,“你会在两招之内被罗杰斯干掉的,简直是在丢我们九头蛇的脸。”


“我符合规定。”冬日战士不卑不亢地注视着皮尔斯,“所有符合规定的杀手都可以参与其中的。”


皮尔斯思考了一会儿:“好吧,如果你今晚能给我弄来一百万美元,我就准许你参加刺杀罗杰斯的活动。”


冬日战士很不高兴,他是个杀手,又不是金融大盗。


皮尔斯不听他的辩解,他本意就是要为难冬日战士。为难没有任何理由,就像谁也不明白为什么继母一定要灰姑娘捡好混在煤灰里的豆子之后才能去参加舞会。




冬日战士没办法弄来一百万美元,他连九头蛇基地都不能出,更不会有人愿意借钱给他。


他很生气,只好回到了那个旧仓库,他只有一个破冷冻舱,还有仓库里堆的各种古旧仪器。


他的左臂在那些仪器上狠狠砸了一下,虽然手臂运转不灵活了,可力气依旧很大,仪器上震下来很多灰尘。


那些看起来只能够当废铁卖钱的破机器居然运转了起来,冬日战士退后了一步,看那个古老的十四寸显示器居然亮了起来,刺啦刺啦的雪花满屏,仿佛随时会爬出一个贞子和大家打招呼一样。


显示器跳了足足五分钟,终于稳定下来,屏幕上一下子出现了佐拉那带着眼镜的小胖脸。


冬日战士觉得胃里有点不适,他有时候挺赞同皮尔斯的审美的,佐拉的长相确实非常反人类。


“嘿,冬兵,你终于唤醒我了。”佐拉说。


冬日战士不想和他说话,他对佐拉没什么好印象,虽然往事他都不记得了,但那种失去手臂的绝望和被洗脑的痛苦都印象深刻,而佐拉总是出现在这种时候阴沉地笑。


“我其实有防着皮尔斯的那一天,将自己的意识制成程序藏进了电脑。”佐拉没在意他的态度,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看起来你过得也不怎么样,有什么苦恼的事情?”


冬日战士只得大致说了一下情况。


“你想去杀史蒂夫罗杰斯?”佐拉扯出一个非常复杂的笑意,冬日战士一看就知道他在动着歪脑筋,这就是他讨厌佐拉的原因,从来没有一刻想点好事的,连死了都没有。


“你有银行卡吗?”佐拉问。


冬日战士点了点头。


佐拉让他将银行卡插到那古旧仪器的一个卡槽里,一阵格拉格拉的运转之后,佐拉长舒了一口气:“好了,我已经在银行卡里转入一百万美元了,你可以拿给皮尔斯那个蠢货了。好好去干掉史蒂夫罗杰斯吧。”


冬日战士讨厌佐拉的态度,他有点不想干了。


 


 


冬日战士将一百万美元的卡交给了皮尔斯,皮尔斯很惊异,但也勉强同意他可以参与刺杀活动。


“可我的金属臂需要维修,你得给我换零件。”冬日战士说,“我还需要装备,你总不能让我赤手空拳去。而且我还要通行工具,史蒂夫罗杰斯的住所离九头蛇基地非常非常远,如果我走过去估计三天都已经过了。”


皮尔斯手一摊:“哦,年轻人,这恐怕得你自己想办法了,要知道我们基地也很穷的,朗姆洛的装备也是我勉强凑出来的呢。”


骗子!冬日战士瞄了一眼朗姆洛背后的供给团队,每个人起码携带十支杀伤性武器。


他回到旧仓库,佐拉发现气氛不对:“怎么了?”


冬日战士不是很想把佐拉当知心垃圾桶吐苦水,可他目前也只能找到佐拉这么一个可说话的对象,于是便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佐拉阴沉沉地冷笑起来:“皮尔斯果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不过是装备和交通工具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屏幕上的佐拉闭起了眼睛,这个晃悠晃悠的大脑袋观感非常不好,冬兵尽力地撇过头去。过了一会儿,佐拉猛地睁开眼:“好了。”


冬日战士惊讶地发现冷冻舱后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门,他顺手推开,被里面琳琅满目的武器库闪瞎了眼睛。




“这个秘密仓库连红骷髅都不知道。”佐拉洋洋得意地说,冬日战士其实不太明白这个小矮子收集那么多武器干什么,他看起来还没一支枪高。


果然是个不一般的变态。


仓库里不止有武器,还有维修设备,在佐拉的指导下冬日战士修好了自己手臂里的故障,顺手拿起一套黑色的作战服穿了起来。


“你应该戴个面罩。”佐拉对他说。


冬日战士很疑惑,他又不会到大街上走动,就算刺杀后被认出了脸,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如果史蒂夫罗杰斯看到你的脸就不好玩了。”佐拉小声嘀咕,冬兵没听清,问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他搪塞过去,只是表示带面罩看起来更符合杀手身份,可以起到震慑目标的作用。


真是啰嗦。冬日战士不满地瞥他一眼,顺手将墙上的面罩取下来戴到脸上。


而交通工具,根据佐拉的指示,冬日战士一掀墙角的那块帆布,出现了一台帅气炫酷的哈雷摩托。


“你的?”冬日战士觉得匪夷所思,佐拉坐上去根本都够不到把手。


佐拉对此没有做什么解释,冬日战士懒得再追问,估计也不是什么来路很正的东西。


只是这摩托他依稀有点熟悉,不知道自己曾经被洗脑时是不是有骑着它出过任务。


准备就绪,佐拉告诉他仓库里还有个暗门通往基地后方,回来时也可以走那里不会被人发觉。


“你要记住。”佐拉突然慎重提醒他,“史蒂夫罗杰斯其实挺厉害的,你说不定要和他打很久,不管你是占上风还是下风,凌晨十二点之前你必须回来。”


“为什么?”冬兵有点奇怪,凌晨十二点明明正该是杀手活动的最好时机,“难道你给我的这些装备十二点之后会变成萝卜吗?”


“你大概并不知道史蒂夫罗杰斯的厉害之处,他们不会给你这种被遗忘的杀手目标资料的。”佐拉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这使得他的脸更难看了,“他是很多犯罪组织的眼中钉,为什么还没死掉?每到凌晨十二点之后他就会进入狂化状态,身体各项机能都会增强四倍,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这期间没有谁是他的对手。而下午他基本上都待在警察局,哪个杀手能得手?所以其实你们能下手的时间只有晚上他下班一直到十二点之前的几个小时。”


“这么玄?”冬日战士有点不太相信。


“信不信由你。”佐拉笑得极其难听,“反正有好些杀手不信邪,凌晨十二点后去招惹他,结果那些人再也不曾回来。”




冬日战士终于装备齐全地踏上杀手之路,照理说他应该觉得欢呼雀跃才对,可他却没有半分兴奋之感。


所以到底为什么非要争这个杀手排行榜?


可能史蒂夫罗杰斯这个名字让他听了就不想待着吧。


很快他就开到了传说中的史蒂夫家门口,那简简单单的二层小楼看起来幽静得很,院子里的草坪修剪得整齐,是个适合居住的样子。


凭着敏锐的感觉,他知道周围一定是危机四伏。


也不知道这个倒霉透顶的罗杰斯在不在家,还有佐拉那个玄乎的狂化传言究竟是不是真的。


正想着,窗口打开,四条人影被无声无息地丢了出来。


可惜了这样好的草坪,冬日战士想。


杀手节规则,暗杀在家的目标时不能惊动邻居,否则将算违规。


一个好的暗杀者,应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不然大家都拔了一颗手雷丢进屋子,还有什么竞争可言。


又有人从二楼窗户跳了进去,冬日战士认出那是朗姆洛的身影,他不做声,等待时机的到来。


只是这样一拖再拖,时间已经快十点多了。


朗姆洛终于也被丢了出来,撞烂了院子角落的一小株玫瑰。


冬日战士厌恶地皱了皱眉。


四周归于寂静,他从前门潜入了其中。刚刚朗姆洛从二楼摔下来,看来目标还在二楼,估计还在观察窗外的动静,他从一楼溜进去,对方大概不会立刻觉察。


连朗姆洛都这么惨,而且还没到所谓狂化时间,看来的确是个非常难得手的目标。


他正溜到楼梯口,突然一个圆盘样的东西呼啸着飞来,他惊异之下本能地伸手,居然接住了。


似乎是个盾牌样的东西,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个史蒂夫罗杰斯还在用上上个世纪的冷兵器,倒是很有古怪的家伙。


有健壮的人影朝他扑过来,他第一反应却是将盾牌丢回去试图给对方造成阻碍,客厅昏暗的灯光下,金发的男人身形魁梧,似乎确实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越难越会极其冬日战士的挑战欲。


呯呯呯几枪后不曾打中对方,冬日战士也预料到了不会如此容易,史蒂夫罗杰斯已经来到了他身边,他干脆拔出了匕首和对方缠斗起来。


真的会狂化吗?


现在这种状态,冬日战士对付他已经觉得吃力了,怪不得朗姆洛直接就被打晕丢了出去。


“身手不错。”对方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这简直是炸开了一般令他全身一僵,史蒂夫罗杰斯已经抓住时机将他按倒在地:“可是想杀我一点都不容易,我必须珍惜我的命。”


冬日战士抬头瞥见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五十分,居然已经缠斗了那么久了?


难怪他觉得体力不支。


想起佐拉的话,不管信不信,留下去自己好像都会吃亏,于是他左臂愤力一挥,史蒂夫似乎没预料到他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也被挥了个踉跄,他趁机爬起身来,从小楼的后门逃走了。


史蒂夫追到门口,只听见远去的哈雷的嗡鸣声。






“那是我的摩托车!”史蒂夫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听错。”


他的助手Sam不敢相信:“怎么可能,都七年了,你的车早该变成一堆废铁了。”


“我不会听错那个声音。”史蒂夫捂住了脸,“引擎曾被巴基改装过,那个声音很特别,别的摩托不会有的。”


“九头蛇找来了?”娜塔莎看着他,“昨天你成了杀手们的目标,九头蛇派人来对付你也没什么奇怪,别想太多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派人保护你?”


史蒂夫摇了摇头:“不用,他们菜得很,只有一个似乎还有点本事,那一定是九头蛇的人。”


众人无语,谁都知道史蒂夫罗杰斯恨九头蛇,即使他亲自击毙了九头蛇的上一任头目红骷髅,那份恨意也不曾消减半分。


九头蛇害得史蒂夫失去了巴基巴恩斯,就在他打算向巴基求婚的前一天。


巴基骑着史蒂夫的哈雷来增援的,然而他为了掩护被敌人偷袭受伤的史蒂夫,被狙击枪击中摔落了万丈深渊。


史蒂夫不顾众人反对,雇了直升机在山谷里搜寻了很久都一无所获,当他终于放弃时,整个小队的气氛就如同那个寒冷永不褪去的冬天,冰冷而绝望。


那辆哈雷原本被巴基停在上山的入口处的,后来史蒂夫也没有时间去顾及它,当他的小队成员想起来去寻找时已经不见了,或许是被逃走的九头蛇成员顺手牵羊了吧。


摩托车的再度出现使得史蒂夫罗杰斯怒不可遏,昨天下半夜,他直接让那些再来打扰他的杀手有去无回。


杀手节会持续三天,他冷笑了一声,那个看来很厉害的戴面具的家伙一定还会来,他会好好等着的。






“你没得手?”佐拉看着气喘吁吁的冬日战士,很明显满脸失落的样子。


“谁都没得手。”他说,“你让我十二点之前离开的。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之后所有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佐拉阴沉而意味深长。


冬日战士将装备藏好,合上那道暗门,在自己的手臂上抹上了一些灰,看起来又是个凄惨颓废的样子,他走出旧仓库,听到了皮尔斯和朗姆洛的谈话。


“你今天表现可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皮尔斯说,“今天没人杀得了他,而你也不是在他手里撑得时间最久的一个。”


朗姆洛咬牙切齿:“他们说在我后面有一个戴面具的家伙闯进去了,似乎还是全身而退。我一定要知道那究竟是哪个混蛋。”


他口中的混蛋正无辜地看着他们,朗姆洛本来心情就不好,见到冬日战士更是火冒三丈:“怎么了,你这个全身破烂的蠢货,有什么事?”


“我需要装备。”冬日战士只得没话找话,他总得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免得惹人怀疑。


“滚,我们没空管你这个废物!”朗姆洛看起来恨不得想揍他一拳,虽然那青了一块的眼角使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冬日战士不置可否地离开,今晚他得努努力,哪怕杀一杀朗姆洛的威风也是好的。


 


 


第二天晚上,冬日战士早早来到史蒂夫家门口潜伏着,天色尚早,他可以观察到那房子更多的细节。


说实话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小屋,比他的冷冻舱好太多了。


可惜他大概这辈子不能拥有这样平凡而可爱的事物。


周围潜伏的人不少,既然是竞争关系,那么大家绝没有打招呼的兴致。


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朗姆洛也在附近趴着,他看见了装备齐全的冬日战士,由于对方特地带了手套遮掩了自己的金属臂,朗姆洛也没有认出来这就是九头蛇旧仓库里那个过气杀手。


他的枪居然这么好?为什么他的作战服看起来很好看?凭什么都是杀手他就是个长腿?虽然戴着面罩但眼睛居然很好看?朗姆洛很不服气。


外表有什么用,能击杀目标的才是好杀手。


史蒂夫罗杰斯开着车回了家,冬日战士感觉到周围充斥跃跃欲试的气氛,他还没思考出一个作战方案,已经不少菜鸟一拥而上,争当炮灰。


果然不过片刻之后,好几个人都被丢了出来。


有经验的杀手在等待时机,史蒂夫也是人,总有累了的时候。


有几个爬在树上的似乎想向屋子里丢催泪弹,冬日战士觉得这似乎违反职业道德,于是干脆举起装了消音器的枪,将那几个人都打落了下来。


没人有空管几个小喽啰的生死,外面安静祥和,房子里早已是成了个武斗场。


这个小房子还真结实,冬日战士想,这么折腾都没有点损坏。


朗姆洛这次按兵不动,冬兵看看时间,居然也已九点多了,再耽误下去时间可不够了,他终于也一跃进了二楼房间。


等的就是你!史蒂夫立刻发现了那个戴面罩的冷酷杀手,对方的左手似乎有冰凉的金属触感,大概是武器的一种,他昨天搏斗的时候就感受到了。


史蒂夫其实有点不甘,如果杀手十二点后再来,他自信可以制服对方,可现在似乎还有些难度。


他们再度打得难舍难分。


甚至出现了一点酣畅淋漓的惺惺相惜。


史蒂夫恨极了九头蛇,却并不对眼前这个对手抱有多大的恨意。


对方的眼中也未见太多杀气。


外面的朗姆洛等的心焦,居然打了两个多小时还在打,这两人是体力怪物吗?


不过这样也好,等史蒂夫的体力消耗光了,他可以渔翁得利。


冬日战士在缠斗中一看卧室的挂钟,十一点五十七分!他知道即使保持这样的发展趋势,他也未必能赢史蒂夫罗杰斯,再不脱身就来不及了。


于是他故技重施,假装卖了个破绽,史蒂夫稍微一轻敌的时候,他转身跳窗而逃,发疯似地往停着哈雷的方向狂奔。


史蒂夫顺势就要去追他,却被打算渔翁得利的朗姆洛阻了一下,然后哈雷的引擎响声又渐渐远去。


“来战吧,史蒂夫罗杰斯。”朗姆洛阴森地笑。


史蒂夫很生气,此时,钟声敲过了十二点,他觉得全身充满了四倍的愤怒。


这种时段性发作的血清其实也挺令他无奈的。


朗姆洛今天的下场比昨天要惨四倍。


这也怪不得谁。


 






及时抽身的冬日战士听说了朗姆洛被抬回来的消息,他挺庆幸自己逃得很及时。


九头蛇基地乱成一团,忙着救治朗姆洛和其他几个高级杀手,也没空有人顾得上冬日战士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机会不多了,冬兵想他大概也摸透了史蒂夫罗杰斯的拳脚套路,如果没人能除掉目标的话,就会比谁与目标缠斗时间最长了。


不过这样得到的分数就不高。


第三天埋伏的杀手少了很多很多,朗姆洛都不能再来,看来史蒂夫昨天已经消灭了不少劲敌。


只有几个小菜鸟不怕死地想来碰碰运气,无一例外地悲惨出局。


冬日战士却来得迟了些,九头蛇基地打算组织一次对市区的攻击和警告,要他帮着配备物资,他推脱不了,于是耽误好很久。


等他到时,都十点了。


这不是个好兆头,今天史蒂夫罗杰斯的对手比昨天还少,而他自己则因为干活太卖力而消耗不少体力。


四周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看来杀手们已经纷纷弃权。


二楼卧室有昏暗的灯光,他翻身而入,不意外地看到史蒂夫坐在写字台前。


他第一次仔细打量自己的对手的长相,居然还挺好看的。


“我想知道,你的哈雷摩托是哪来的?”史蒂夫终于得以问出想问的话。


冬日战士压低了声音:“我不知道,上面给我的。”


他不明白史蒂夫干嘛问这个,难道说他也想买一辆?


这回答似乎惹怒了史蒂夫,他终于不再说话,直接开打。


冬日战士此刻只像是在和一个竞争对手争夺比赛名次,没有一点想至对方于死地的念头。


他们打得精彩而激烈,却没让人感受到太多的杀机,是一种高手过招间的你来我往。


冬日战士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这种切磋一般的比试,他似乎常常和别人进行。


两个人似乎都投入到了这种比试之中,终于完全忘却了时间。


时钟终于慢悠悠地指向了凌晨十二点,冬日战士看向钟的时候,大惊失色。


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对手已经变了,不再是刚刚的史蒂夫罗杰斯,而是太过可怕的一只猛兽的气场。


所谓狂化,使得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无法对抗。


他被结结实实地扭着胳膊压倒在地上,完全没有一丝挣脱的力气,对方的恨意伴着虎虎生风的拳头向他砸来,他甚至觉得或许自己会比朗姆洛下场还惨。


毕竟回到九头蛇基地,没人会找医生给他治伤的。


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头偏向一边,史蒂夫的拳头终于只在他脸颊擦过,将面具砸了下来。


他回头,惊恐地看着这个可怕的对手。


然而所有的杀气在一瞬间消散无踪,史蒂夫罗杰斯瞳孔放大,几乎是两眼含泪般,使得冬日战士也不知道他是要哭还是要笑:“巴基,是你?”


“谁他妈的是巴基?”他回应了一句,趁着对方松了手终于可以翻身爬起来,想逃走却被紧紧拽住了手臂。


“巴基,是我。”史蒂夫罗杰斯的蓝眼睛有神而坚定,“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一定是九头蛇对你做了什么,放心,我现在非常强大,不会有人能伤害你了。”


冬日战士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只想逃走,心里乱成一团,这个人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他居然认识自己?


“其实……”他垂下眼睑,欲言又止,见史蒂夫也被这表情所感染,二话不说就要往窗口跳去,然而一瞬间就被四倍行动力的史蒂夫罗杰斯拦住了腰。


“别走,巴基,你不能走!”对方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还顺便关了窗,“这里是我们的房间你忘了吗?连床都是你选的,说是躺着很舒服。”


冬日战士还是试图挣脱逃开,史蒂夫似乎有些恼怒般地嘟哝着:“该死的九头蛇。”顺势一手抱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掀起他的一条腿,以一个标准的摔跤姿势将他结结实实地压在了那张大床上。


果然很舒服。冬日战士想,接触到床的时候,他觉得全身都懒洋洋地不想动了,这比他的冷冻舱要舒服一百倍。


而他上面俯视着史蒂夫罗杰斯英俊的面孔。


情况好像不是太对,冬日战士觉得全身越来越热,史蒂夫罗杰斯的双手似乎在抚摸他的周身,这使得他更加慵懒,连一丝反抗的情绪都没有了。


然后史蒂夫俯下身给他一个虔诚的亲吻,是慎重地用嘴唇包围嘴唇的亲密无间的吻。


有很熟悉的模糊的记忆在脑海中混沌一团。


冬日战士唯一的意识就是,床上的这个人,我认识他。






等冬日战士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超级荒唐的三个小时,他被他的追杀目标温柔地对待,却又被伺候得欲罢不能,那种被填满的充实感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拒绝的意识都不曾有。


似乎是身体在极力渴求慰藉。


他慌慌张张地穿着衣服,史蒂夫罗杰斯坐了起来:“巴基,你要去哪?”


“我得回九头蛇基地。”他说,早已不再管眼前人是什么身份,或者有什么目的,他只想逃开,脑子里太乱了,这不像平日的冬日战士。


史蒂夫并未出言阻止,只是眉头紧锁在思绪些什么,当回过神来时,哈雷的声音已经远去。


不愧是职业杀手,穿衣服都那么快。


他俯身捡起地上掉落的那个面罩,温柔一笑。


幸好,所渴求的人还活着,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慌张回来的冬日战士刚停好车,却听见有人嘭地撞开了旧仓库的门,朗姆洛拄着拐杖,带着一队人,凶神恶煞地看着他。


“果然是你,昨晚他们汇报说你不在,我就猜到是你了。”朗姆洛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憎恶,“有人帮你是吧?你以为你杀了史蒂夫罗杰斯就是最棒的杀手了?”


他示意手下举起锤子就往佐拉那堆旧仪器上砸去:“我会让你再没有了后援。”


冬兵并未有什么神色流露出来,他并不在乎佐拉的生死存亡,甚至存了一份厌恶的。


自知将死的佐拉看到了没有带面罩的冬兵,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了,对不对?这一天早晚会来的,九头蛇自负过了头了。谁都不能幸免于难,哈哈哈哈。”


一个九头蛇士兵拎起一桶水泼在显示屏上,一阵黑烟之后,佐拉的声音消失,显示屏彻底报废。


“你又将变成一个废物了。没有人知道你杀了史蒂夫罗杰斯。”朗姆洛恶狠狠地指示着手下,“把他关回冷冻舱里去,然后准备销毁。”


冬兵面无表情:“我没有杀掉史蒂夫罗杰斯。没有人杀得了他了。”


“他没死?那你那么长时间?”朗姆洛好似不信一般,犹豫了一会终于开口,“无所谓了,反正关起来将他销毁。”


然而朗姆洛终于没有了时间去销毁冬日战士,一个小时后,大批军队涌入了九头蛇的秘密基地,他们被迅速摧垮打败,皮尔斯和他自己都被五花大绑地丢到史蒂夫罗杰斯面前。


现在天刚蒙蒙亮,史蒂夫依旧还是四倍强化的时期,精神饱满地审视了一众人:“我想找一个杀手,他似乎遗落了一个东西在我这里。”


说着他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面罩。


皮尔斯有些疑惑不解。


朗姆洛也有些琢磨不透,但却本能地不想让他知道冬日战士的所在:“那是我的。”


“哦,是吗?”史蒂夫故作惊讶地走上前,将面罩往朗姆洛脸上比了比,“你的脸太长了,我记得我要找的那个人带着可是很合适的,而且他的眼睛没有你那么丑。”


史蒂夫示意手下将这些俘虏都带走,而山姆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史蒂夫,有发现了。”


朗姆洛的那些喽啰将冬日战士绑起来关进冷冻舱,由于冷冻舱长期积灰,终于没能启动起来。


史蒂夫赶到时,冬日战士就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看着他。


“你在我胳膊里装了追踪器。”他很不满地说,“我能感觉到不一样的脉冲。”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巴基。”史蒂夫温柔地将他扶起来,一把扯开那些束缚,“我总得让你相信我是真心想帮你,你不会留恋九头蛇那帮人吧。”


冬日战士摇了摇头。


史蒂夫将面罩朝他脸上比划了一下:“还是你带着顺眼,不过以后不需要这样遮掩自己的鬼东西了。”


说罢,那个面罩被捏的粉碎。


我还挺喜欢这个款式的,冬日战士刚想对他说。


“真不敢相信你还活着,你这个家伙。”山姆有些讶然地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确认不是幻觉后才冲过去给了冬日战士一个热情的拥抱。


冬日战士想推开他,但似乎又不太想。


他觉得这个黑人哥们挺好的。






“早安,巴基,今天想起了什么?”史蒂夫从门外探进头来,见他醒了,便在额头上轻轻一吻。


“我想起以前你是个矮子,”冬日战士说,“所以你为什么发育成这么一个大块头。”


“托你的福,天天给我灌牛奶。”史蒂夫哈哈大笑。


脑部的创伤在慢慢治疗恢复,冬日战士终于对这个金发大个子有了具体的概念。


原来这是曾经,以及以后都会彻底属于自己的所在。


还有那个他羡慕的温馨的小屋。


只是他还是有点怕每天凌晨十二点以后,史蒂夫狂化之后所有的精力似乎都用来对付自己了。


难怪当年自己要买那么一张舒适到极致的床。


虽然史蒂夫的技术毫无疑问使他觉得很舒服,可的确非常累,腰肢酸软到无力的那种疲累。


“史蒂夫,我们睡觉吧。”刚过九点,他洗了个澡就钻进了被窝。


“不行,巴基。我还有一份报告需要写。”史蒂夫罗杰斯义正言辞地拒绝,“今天不写完,上头不会放过我的。”


凌晨十二点零一分,史蒂夫放下笔,表示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


不如我们来做做活动,轻松一下。


冬日战士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确定是,必然是。


 


 


童话故事的结尾都是主人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是请依旧当心凌晨十二点,夜生活有时候会过于刺激的。


请合理保护腰部肌肉。


 


——————End————————




接下来就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啦,似乎端午除了吃粽子也不知道干嘛了23333


总之放假三天还是要快快乐乐的嘛~~~~~


谢谢喜欢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