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连世间大约也不忍心起动荡

高银资源站:

自扫。

我与你共享这天下荣光❤️

肤色差太好评!

自古红蓝出cp

Nero:

啊呜呜呜呜呜我太激动了呜呜呜

这份荣耀我是不会放弃的,无论怎样也到去到你的身边。

下一次,就可以并肩了。

我引以为傲的荣耀。

我觉得所有同人里这篇银时的性格最还原。

坂田三尘:

#总裁高×妖艳贱货银
#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借梗,你们就看着玩吧。


        “天凉了,让春雨破产吧。”高杉这样说着,从加加加长长长的豪华轿车上下来,作为一个玛丽苏霸道总裁,一身名牌西装,袖口都是钻石,名片是纯金打造,即使不用名片所有也知道他的身份--高杉·尼古拉斯·东方轩辕·晋助,一个让江户颤抖的男人。


      但是他现在非常苦恼,让春雨破产了之后,还有什么企业可以怼来玩玩,不如谈个恋爱,拉个小手,亲个小嘴放松放松,不然总裁文怎么往下写?


      一位双色发,异色瞳的天仙妹子从门口慌慌张张的冲进办公大楼,直直撞上了高总裁,总裁侧头一个眼神杀:


    “迟到了?助理,给她上司说下把这个月奖金扣了!”


       “不要啊总裁,我无父无母还有八十岁奶奶照顾,只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每个月只能靠微薄的工资养家还要还高额的高利贷。”姑娘抬起水灵灵的眼睛哇哇哭诉。


     高杉:???


      我又没开除你迟到扣奖金不是规定嘛?而且我们公司工资微薄不要睁眼说瞎话啊,高利贷也不是我欠的啊和我有关系?突然之间高杉恍然大悟,原来是想让我帮忙还高利贷,直说嘛碰瓷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的。


       于是高杉甩给姑娘一张支票:“随便填。”


        姑娘一把撕开支票露出痛心疾首难以置信的表情:“我高贵的灵魂不是金钱可以收买的!走开,这该死的金钱!走开,这肮脏的世界!”


       众人肃然起敬,真是一朵亭亭玉立清纯毫不做作的白莲花。


        高杉:……有病吧这人。怎么又他妈是个白莲花。


        在这个玛丽苏的世界里,白莲花遍地可见,高杉每天都要忍受白莲花助理一遍遍往身上倒咖啡,骑着自行车往豪车上冲的白莲花少年,路过小黑道道也是被歹人摁倒在地的欠债白莲花,高杉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给钱打发又不要,一副清纯样又极其难缠,偶尔找一个前凸后翘波浪大卷的妖艳贱货,依旧是一只伪装的白莲花,只是为了内心的纯洁而委曲求全。


        都不爱钱吗现在?不就是想找个会花钱的人相亲相爱怎么这么难,那么多钱堆家里都会发霉的就等着别人来花好的吧!高杉委屈,高杉想哭。


        “总裁!”一个慵懒的声音在众人称赞白莲花傲骨的时候响起:“扣掉的奖金可以归我吗?支票她不要的话粘起来还能用吗?”


      高杉眼前一亮,第一次有如此爱钱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高杉看向这个吊儿郎当的人颤抖着问:“你是谁?”


    “坂田银时,销售部经理。”银色自来卷男人扯着客套的微笑搓搓手:“那……刚才的提议……?”


      高杉晋助冷哼一声:“到我办公室来,给你想要的一切。”
      坂田银时不假思索:“好的总裁!”
      于是钱多的花不完的高杉总裁和天天想要花钱的坂田银时在一起了。


    “银时啊,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钱啊?”
     “当然是钱啊!”坂田银时伸手看看手上鸽子蛋大的钻戒诚实回答。
      高杉总裁露出欣慰的微笑。


      “银时啊,我和五百万一起掉水里你会救那个啊?”
      “五百万啊!”坂田银时摸着新买的兰博基尼愉悦的回答。
     高杉总裁露出欣慰的微笑。


     “银时啊,如果有人绑架我要一千万赎金你给吗?”
     “给。”
     高杉总裁笑容僵硬,他果然还是伪装的白莲花吗?
     “因为你的身价不止一千万啊,你是摇钱树摇钱树啊!”坂田银时戳着盘子里最昂贵的牛排满足的回答。
       高杉总裁露出欣慰的微笑。还是爱钱啊,他可真几把可爱。


       两人每天相拥着从300平方米的床上醒来,喝着用露水熬的进口咖啡,然后高杉开着私人飞机带着坂田银时到世界何处买买买,只要坂田银时想要,怕是连宇宙飞船高杉也给他搞来了。
     坂田银时掰着指头对高杉说着:“今天才花了13万,昨天都花了15万呢。不行,不能退步,要再接再厉。”
      高杉微笑着点头心想:幸福和相爱,不过如此。


     坂田银时告诉高杉情人节这天给他一个惊喜,就兴冲冲的出门了。
     高杉坐在高级定制的办公室书桌后面,收到了一条短信,扯起总裁的专属微笑。
    “您好,您的卡刚在××消费了5201314.00元。”
     不愧是我家婊贝,多会花钱。
     


------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写就写了……借的梗把算是,这样真可爱啊就是我没写的多好罢了,sad。
谢谢观看。
   


   

官方:这个锅我不背【doge】

高银资源站:

初见这对图就觉得姿势耐人寻味……于是我叠了一下(doge)

嗯,很完美,官方用心良苦(doge)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

要是漫画也这么甜就好了。

厌舟车喜琴书:


  • 高杉和银时,两个学校的老大。


  • 略短。


  • HE。


  • 希望喜欢。







是个晴天。


本该是个完美的晴天。


全被对方毁了。


此刻,西区的小混混们和东区的小混混们的心里都是这样想。




神乐新八和志村妙遇到了同校区的土方总悟近藤,都是银时手下的小坏蛋们自然而然的一起行动了起来。不巧,转过了街角,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和一群眼熟的人打了照面。


“切,”神乐啐了一口,撇过头翻个白眼,“瞬间不爽起来了阿鲁!”


“呸!”对面的黄头发的少女恶狠狠的回应,“为什么你们在这里啊,啊?”




眯着眼睛笑得温柔但睁开眼睛能射出光线的阿妙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啊啦,该不是你们不甘心自己的独眼龙老大被混蛋天然卷打败,偷偷跟踪我们吧。”


对此,戴着耳机的万齐也用平淡的语气回应:“晋助的状态不好而已,以往的胜败比例扯平了你们也该透口气了。”




抽着烟的土方说着:“输了的一方不如切腹去死吧。”


吃着甜甜圈的紫头发的女孩子嘲讽:“这句话也同样回给你们。”




两拨人的气势汹汹吓到了路人。


喜欢找事的橙头发中二少年显得很雀跃:“不然我们来约架吧。”


总悟十分赞同:“东西校区的又一次群架吗,虽然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够了。”




在天台躺着睡觉的银时被新八吵醒,知道那帮小兔崽子又要打架了显得很暴躁。


坐在窗台上吸烟的高杉被武市打扰,听说了自己的手下又约了架没什么表情。


但事实是,高杉心里暴风烦躁,银时心里反而平淡无奇。




这个城市有东西南北四个校区,每个校区都有自己的老大。


东校区是只有一只眼睛性格冷冽的高杉晋助。


西校区是银卷发红色眼瞳死鱼眼的坂田银时。


南校区是留着黑色长发的桂小太郎。


北校区是总是戴着墨镜的坂本辰马。


其中,东西校区最能闹事,也是两个敌对关系最明确的校区。


银时和高杉,也算最出名的两个老大。


一个吊儿郎当不拿自己当老大。


一个冷面不苟言笑唯自己独尊。


都因为把上任老大打败才出的名,虽然动机不同。


因为刚开学时,银时把打扰自己吃巴菲的吵吵嚷嚷的家伙们打了一顿。凭一个人打倒了一伙人不说,事后发现打的竟然是高年级的老大。被哭哭啼啼的手下找上门说要赔老大,银时不耐烦的一挥手:“烦不烦!不就一个老大吗,我来当!”


东校区的老大本来当的好好的,在一届新生入学后被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新生拦住,笑得危险又中二:“软弱的家伙还是让开好了,老大的位置还是让给更强大的人吧!”老大莫名其妙,这个人怎么回事,我本来就毕业了啊。于是高杉顺利的在上任老大毕业后,如愿当了老大。




这些都是广为流传的。


不为人知的是,东西南校区的四个老大,是从小时候就认识的关系。


小时候都在吉田松阳的门下练习武术。


还有一个秘密就是。


东西校区两个经常被对比的老大。


私下其实是暧昧的关系。




银时在高杉家里的厨房做饭。


高杉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瘫着。


银时系着围裙端着咖喱出来时,看见高杉的坐姿,翻了个白眼。


“这位大爷,你的咖喱好了。”


坐下来,还在嘀嘀咕咕,什么人啊,怕他吃不好好心过来给他免费做饭,一点儿忙也不把你就算了,连句谢谢都不说。嗨呀,阿银我真是好善良啊!


高杉斜着眼睛看了一眼,俯身过去在银时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银时被亲的猝不及防,一下就红了脸,小声地说着:“什么嘛,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抵债了吗高杉君。”


高杉吃着咖喱心情好的对银时笑:“剩下的晚上在床上还你。”




混小子们打架的时间到了。


东西校区两帮人在空旷的废弃建筑前集合。


新八和武市在外面,放风。


新八急了:“银桑怎么还不来啊。里面要真打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武市蹲着抱着腿:“白夜叉来不来我不知道。晋助一定会来的。”




在银时和高杉赶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开始打起来了。一片混乱。


正在和银时度过愉快的独处时间的高杉阴着脸站在自己人前。


银时正忙着解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一边人却被阿妙打的近藤。


“老大!”又子揉了揉被神乐踢了的胳膊,有点委屈。


“啊呀,晋助为什么要阻挡呢,明明还想大闹一场呢。”


神乐急着要脱开新八束缚:“混蛋黄毛小丫头!看我不把你揍趴在地上!!”


到底该怎么说明你们想要打架的那伙儿人的老大是你们老大要追的男人呢。


高杉此刻心里正在烦恼。


总之,不能再让这帮混蛋们找银时那边的岔了,净给我帮倒忙。




自从上次没尽兴的打架过后,东西校区的两拨人反而关系缓和一点了。


见了面就会狠狠的表示,要不是上次我们老大过来阻挡,你们就完了!然后就表示遗憾,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打败你们的机会啊!再就是奇怪,老大现在不让我们找茬了。什么你们也是?他们俩关系突然缓和了?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不能找茬的两拨人互相嘲讽着,时间久了也开始有了来往。


神威听闻有谁欺负自家妹妹,开始暗暗给他了结了。


信女和近藤总悟土方能好好说话不动刀了。


万齐和新八会互问对方情况是否安好了。


东西校区的改变,让南北校区的黑组织惊诧的想好好学习了。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又子和神乐。


向往常一样经常用各种理由和高杉见面的又子发现高杉最近总是不在学校坐守了。


坐银时旁边的神乐发现银时最近上课频繁不来然后去天台补觉了,而且总扶着腰,说疼。


少女又子的直觉告诉她,高杉老大在外面找人了!


少女神乐敏锐的察觉到,混蛋银时最近天天打小钢珠都不睡觉了。




高杉带着他的小混混打手在西校区门外等着银时。


要不是高杉的手里拿着一束花,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来砸场的。


银时和神乐他们走出去时吓一跳:“高杉君你又来打架的吗!”


高杉黑着脸把花扔给银时:“好好看看情势啊!”


“不好意思你们的表情就是在像我们表明了来者不善。”


“哈?我可是抱着诚意过来的,银时。”


“抱着诚意还说话这么冲?!”


...


神威一众人看着吵着吵着打起来的两个校区的老大:“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今天的东西校区依然互相看不顺眼。


两边的老大依然说话像吵架。


但是哭泣着的又子和猿飞又告诉了我们。


高杉在那次打完架擦着嘴角的血和银时告了白,两位老大还是成为了情侣。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