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无心法师】有些人只想活着—1(现代AU!顾玄武X张显宗)

囧:





简介:张显宗只想好好活着,可顾玄武打乱这一切。【我保证是个HE】






1、


张显宗要是回忆这一生,多半是和顾玄武有关的。


说起来这也是一段孽缘。


张显宗很小的时候,父亲好赌,输了个倾家荡产,母亲也走了,就剩他一个,窝在小出租屋里靠着楼下好心的奶奶煮一顿饭,敲敲他的窗户让他下来吃一顿饱的,再借着一点微弱的昏黄的灯光写完作业,翻上床睡觉。


活着就是活着,活着不是生活。






张显宗躺在床上,张开手去抓住天花版上的灯光,光线从指缝中露出来,好像有希望又好像没有希望,他的温饱都成问题,所幸成绩好,减免了一半的学费,但这也够他为难的了。


他只能努力的将校服洗白净,晒好,将书包整理好,将自己打理好,努力让他看起来不贫穷不困顿。


但是他阴郁,脸上没什么表情,笑起来都是抿着嘴,看上去在一片青春欢快的氛围中格格不入。








2、


这样的孩子容易被欺负,小孩子的恶意总是没有由来的又莫名其妙,有时候做了坏事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做坏事。


张显宗脱了鞋子把裤脚挽起来,提高到膝盖上,露出瘦弱白净的腿,小心地走下水池里去够书包,水有点冷。


可他心里更着急的是书淋湿了,水墨化开了该怎么办,他越心急,脚下却不慎滑了一下,跌坐在水池里摔的脑子都有点晕,校服湿答答的贴在身上,秋风一吹,很冷。






周围人在笑


张显宗心里一股冷漠的恨意油然而生,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他觉得自己并不坏,他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这样对他?他那么乖那么听话,从来不给别人惹麻烦,只想安静的读书长大,悄无声息的活着。


他要求那么低,凭什么连这样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他?


 






3、


张显宗想站起来,可是脚扭伤了,钻心的疼,他咬着牙扶着水池边要把自己撑起来,还没撑起来就被一双大手从腋下像提溜小鸡一样拉上了岸,那双手又拿了一根木棍把书包挑到了岸边。


张显宗抹了一把脸,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顾玄武扯着嗓门冲周围的人吆喝:“我们班的人都敢欺负,你们他妈的是活腻了吗?”


小孩子拳头说话比较直接,顾玄武长得高,又壮,打起人来下狠手,俨然一股地痞流氓的山大王气质,张显宗是听过他的,每次发试卷的时候总是一片红叉,收了试卷就往抽屉里一塞,继续睡觉。






睡了觉的顾玄武清醒又霸道,三言两语比了比拳头,吓跑了其他班的牛鬼蛇神,转过头看张显宗,淋成落水狗一样的好学生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书,被水浸湿了皱巴巴的。


可能是张显宗眼睛天生带着一种委屈感,顾玄武本来想撂跤就走,但看这副样子却又不好意思,站了半天问了一句:“不说谢谢吗?”


张显宗抬起头,似乎很惊讶他还在这:“谢谢。”


顾玄武觉得有点没劲,但又有点有趣,张显宗一直不太爱说话,长得一张巴掌大的脸,上体育课的时候露出的脚踝又秀气又白净,看上去就像个小女生,顾玄武不止一次想,娘兮兮的。






果然娘兮兮的,连说话都那么小声,顾玄武不太高兴的想,怎么连谢谢都是有气无力一点都不真诚。


顾玄武决定不计较那么多,想多了就娘了,他把书包从地上捡起来:“这样书是擦不干的,晒了会变皱。”


张显宗抬起头看他


顾玄武得意地笑了笑:“我带你去找保卫处阿姨,她们那有熨斗,熨了以后压平就行了。”


张显宗愣了愣。


顾玄武抓着他的手腕就走:“愣着干嘛,走啊,晚了班上就点名了。”


第二天全校都知道,张显宗是顾玄武罩着的,顾玄武也默认了,摇头晃脑地说:“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你当小弟了”,张显宗看了他一眼:“抄你的作业吧。”


 






4、


后来他们关系越来越好,好到顾玄武放学绕着道送他回家。


张显宗低着头站在白杨树下,抓着双肩包的不看他:“……麻烦。”


顾玄武大手一捞揽着他往外走:“麻烦个腿,你是我小弟,万一你被打了我使唤谁抄谁作业啊?”


张显宗笑了一下。




 






TBC


我知道我很多坑没有填,因为我正在写着一半觉得没什么感觉我就新开了一篇有感觉一点。


萌这对CP我最后还是下了手,但是我保证是个HE。


最近思考了很多东西,思考人生,思考未来,想了一会觉得有一个大概的计划,但是也不是很有计划,先把最当下的路走好吧。







评论

热度(74)

  1. 白墨瑾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