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返祖 20

请同蹲坑。

stucky007:


20、较量

查尔斯安静地打量眼前这两个神奇的傻帽。

虽然有点失礼,但查尔斯一直这么认为——他的客户巴恩斯反应敏捷、思绪活泼,但是在某些方面又特别蠢。

比如关于“自由和正义”的事,巴基蠢得简直令人发指。

从艾瑞克反馈的情况来看,史蒂夫也不逞多让,只不过比巴基更直来直去些。

可现实出其不意地泼了杯水到他脸上,这两个傻帽居然耍了他和艾瑞克这两个聪明人。

公理在哪?秩序在哪?规律在哪?

查尔斯毕竟是聪明人,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起心情,卓越的大脑高速运转,从巴基进门时开始回想,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将巴基的言行举止全部过了一遍。

他似乎找到了一点头绪。

再次翻开文件夹里,巴基的履历表,他的目光在职业那一栏过了一下。

“你说你是自由职业者,巴恩斯先生。”

查尔斯现在才发觉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

人的心理压力多半来自于人际关系,人际关系的压力大部分来自职场或家庭。基本上,来心理医生这里寻求治疗(安慰)的,都脱不开这些范畴。

人们会滔滔不绝地对心理医生吐槽上司、痛骂同事、鄙视下属,谈谈紧张的亲子关系、兄弟关系、夫妻关系……

大部分案子都是这样,缺乏学术上的研究价值。

客户进来,可以视情况先问他人际关系,建立起客户对心理医生的信心。然后问他的职业,问他的家庭,初步得出结论。接下来就是引导客户发泄,找出症结。大多数人对着心理医生狠狠吐槽后就会舒服很多了。

很多灵媒也会采取这种手段。

这也是艾瑞克坚持反对查尔斯成为心理医生的原因之一。

可是面对巴基,查尔斯失去了常态。

他的眼睛匆匆在巴基的履历上瞟过,接着就被巴基的叙述夺去心神。

他居然没想探索巴基的成长过程、职业背景。

或许他想过不动声色地问问,可是巴基抛出一个又一个故事高潮,像诱饵一样,吸引查尔斯一直沉浸在故事里,逐渐地偏离本来的航道。

查尔斯突然觉得很有趣。他的手指搭在嘴唇上,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笑。

这像催眠术,不知不觉地操纵着目标的注意力。

作为心理医生,不知不觉被摆了一道,这激起了查尔斯前所未有的研究兴致。

太有趣了,欢乐在查尔斯的大脑里炸开,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多有趣的事,这个世界简直可爱。

查尔斯丝毫没有被冒犯的耻辱和愤怒,他开心极了。

“是的,”巴基挠挠鼻子,“我是自由职业者。”

“有趣,”艾瑞克的声音明显不那么“有趣”,他凝视史蒂夫,“罗杰斯先生也是自由职业者。”

史蒂夫和巴基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点东西,突然间恍然大悟般地冲对方微微点头。

“你们是受雇来盗取我的研究机密吗?”艾瑞克的声音没变,依然是刚才那似乎有点笑意,其实非常危险的调调。

“什么?”史蒂夫和巴基齐声反问。

“不不不,”巴基解释,“我们真的不是商量好的,我们各自找各自的倾听者来说说这段时间的烂事,事先没通过气。”

查尔斯注视巴基的眼睛,判断后者说的是实话。

巴基停了停:“再说,你是医生,你的研究是在医学会的监督下进行的,谁会盗取你的研究机密?”

“兰谢尔先生有个没被立项的私人研究。”查尔斯解释,同样避开直呼艾瑞克的名字。

“‘返祖’研究,”史蒂夫不去看艾瑞克和查尔斯的双眼,“他的理论是,在某些情况下,人和人的相爱其实是一种返祖。”

巴基用一秒钟来理解这句话:“你确定有人想偷你的研究吗……我是说,它听起来很冷僻。”

巴基完全是因为礼貌才没说出荒谬这个词。查尔斯和史蒂夫都不由得暗暗同意巴基。

艾瑞克的眼神更加危险了。

“你,和你,”他的手指点了下史蒂夫和巴基,“你们正处于危险的返祖过程中,我大胆猜测一下,你们有过从军经历,或者正在从事类似的职业,是吗?所谓自由职业者……雇佣军?保全公司?赏金猎人?总之经常跟警察或者军队打交道,是吗?”

其余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

“我说过,返祖,”艾瑞克缓缓道,“肾上腺素分泌,让人呼吸加快,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人从而也变得更强壮,这些现象首先折射在‘性’这一人类最本能的欲望上。警队和军队是最容易激发返祖现象的地方,他们的职业中充斥着暴力,最容易激发野蛮因子的出现。在我已经采集的样本中,70%是出自类似的职业。我不知道你们隐瞒了什么,但我猜多半跟你们的职业脱不了干系。”

“并不是完全相关,”巴基有点心虚,“但也不能说完全没关系。”

“先生,”史蒂夫直视艾瑞克,“我的确是受雇来对你叙说我的经历,但我不能说出我的雇主身份,我有为雇主保密的义务。”

“你的任务就是对我说出你和‘光明和可爱’的故事?”

“‘光明和光明’。”史蒂夫立刻纠正。

艾瑞克相当平静地寸步不让:“我不在乎,你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已经如实吐露了这个绿眼睛混蛋的代号,就是‘光明和可爱’。”

在史蒂夫进一步作出声明之前,巴基显然已经被深深地冒犯了:“‘光明和可爱’?你这么形容我吗?”

巴基难以置信。

“你自己可爱得像个木偶娃娃,居然好意思说我可爱?”他大声质问,“我可爱?我可爱?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眼睛有问题还是都有问题?难道你那对漂亮的眼睛真的中看不中用吗?只是蛋糕店里的蛋糕模型,只能做摆设吗?”

巴基终于展现了他们的故事中,他那轻易激怒史蒂夫的本事。

“你就是很可爱,”史蒂夫的声音并不大,甚至跟平常同样冷静,但就是透露出一股勃勃怒意,“如果一定要用卡通人物类比,你明显像小熊维尼,你要是不承认那我无话可说。我也不像木偶娃娃。”

“照照镜子去,匹诺曹,甜心光波正在你的周围发出‘布林布林’的响声呢。”

“你确定那不是你的可爱射线打在我的防护罩上发出的声音吗?”

查尔斯发现这两人都有这种本事,只要他们俩在同一空间里,就有本事把别人当空气,眼睛里只看得到对方,随时展开针锋相对的交流。

“停止,”艾瑞低声道,声音中隐含着风暴,“我不管你们谁可爱谁不可爱谁像小熊维尼谁像小木偶,可爱射线和甜心光波谁是发出声音的罪魁祸首……这些事我都不想知道,我只能保证,你们不想承受惹怒我的后果。现在让我别生气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甜心光波”和“可爱射线”的掐架终于告一段落。

史蒂夫想了想,将一张名片放到茶几上。

“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在答应成为你的志愿者之后接到这个任务。不过那时候我并没意识到你就是任务目标……当我知道时,我以为或许可以同时完成这两个工作。”

评论

热度(254)

  1. 白墨瑾琰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
    请同蹲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