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瑾琰

不定期痴汉
散漫到死
突然严肃

盾冬盾 养伤时的奇遇(跟小伙伴打赌用小号假装新人码的文)

Bucky一个人等待了十年。
Steve那样好的人匆匆离开。
一刀又一刀。

stucky007:


亲爱的Natasha,
向你问候,我的身体好多了,乡下的空气对我的伤口有好处,这两个月再没疼过,非常感激你借我这个庄园度假。随信附上巧克力和酒,请将这些食物转交给Clint,他喜欢这些。替我亲吻你们的孩子。
你的Steve
5月7日

亲爱的Natasha,
近日通讯不便,如果你的信不好送出就别冒险找信使。我的伤痊愈后会尽快赶回去你们并肩作战。在美丽的乡村,我享受到了恬静的生活,可我最大的愿望还是回到战场上。随信附上一篮新鲜草莓,我从这里学到了怎么储存水果。
你的Steve
7月6日

我的朋友Thor,
你在北方好吗?跟Natasha的通讯断了,我担心他们那边的局势。我的身体没法支撑我走太远的路,我想我是在一天比一天虚弱。在你面前,我可以直抒胸臆,我可能再也没法像过去那样战斗。对我来说,死在美丽安静的庄园中比死在喧闹的战场上更加可意,但是我的战士的血液却在驱使我违背自己的喜好,我真希望能再次回到我的战场,像那次月夜中我们喝酒畅谈时说的那样,用热血浇灭战火。
请你代为打听Clint和Natasha那边的消息。
你的Steve
9月25日

亲爱的Natasha,
收到了你的信。我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快康复了,或许很快就能骑马到城里探望我的朋友们。你说你怀念庄园的景色,我在病床上信手涂了几幅这里风景的草稿,挑出两幅随信寄回去,希望能对你有帮助。顺便问问,后花园门的钥匙在哪,我想在我有精神的下午去花园逛逛。
你的Steve
9月30日

Natasha,
我这封信笔迹潦草,请你多包涵,这件事实在有些蹊跷。我昨天用完午餐,觉得精神不错,就扶着拐杖去了后花园。昨天我在窗前看到花园的门被紧锁,走进一看才知道锁已经坏了。我推门进去,一眼看去真是美丽,阳光明媚,绿意盎然。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打理,各种蔓生植物和果树却长得井井有条。我在花园里逛了半个小时,想离开时,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花园深处飘过。是的,我这么说了,他是飘过,脚是踩在地上的,身形却太轻盈,像清晨的薄雾。我连忙过去看看,他已经消失了。我在花园里找了将近一个小时,因体力不支只好回来。我冒昧问个问题,这个庄园中曾经有过人心怀执念地死去吗?我向来把鬼魂当成笑谈,但那个人影,我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能断定,除了鬼魂,不作他想。
Natasha,就在我写完上面的文字准备将信寄出时,又有件事发生了。我拿着信准备放到门口的邮箱上面,让明天的邮递员取走,打开卧室的门,看到门前走廊上有一篮垫着绿叶的杏子。那些杏子有油桃那么大,鼓胀的汁液几乎要撑破薄皮。篮子边还有一封短信,我把信的内容复写一遍给你看:

你好,邻居,刚才在花园里没跟你打招呼,送上礼物。
B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我吃了3个杏子,在躺着杏核的墨水瓶旁边,把这段经历写下来告诉你。
Steve
10月2日

亲爱的Natasha,
我又陆续收到鬼魂的礼物,大多是食物,我猜是他在花园中采摘的,或许还是他自己种的。还有一些好看的小玩意,几束花。每个礼物都附送卡片,怎么说呢,只能说这个鬼魂很懂礼貌。
你的Steve
10月11日

亲爱的Natasha,
感谢你百忙之中抽空回信,但我真的没产生幻觉,也没说胡话。我不仅收到鬼魂的赠礼,还跟他见面了。他叫Bucky,生前是位战士,在10年前的一场战役中死去,因为喜欢这里的景色,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他很英俊,在阳光下看来,跟活人没有不同,只有他要回花园时会突然消失,才让人感觉他是鬼魂。
你的Steve
10月20日

我的朋友Clint,
你比Natasha更加忙碌,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用琐碎的信件打扰你。Natasha看来是不会相信我了,请你劝阻她,我真的很好,不用派保姆来看顾我。遇到Bucky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两天前丢掉了拐杖在庄园里散步。在给Natasha的信中,我一直说我很好,其实之前我的伤势是在一直恶化的。
你的Steve
11月2日
PS:Bucky说我打黄色的领结不合适,人们不是说黄色很时尚吗?我没带多少衣服,手边只有一套深蓝的礼服,下周Bucky要请我去他的花园共进晚餐,我该用什么颜色的领结配礼服才不会让Bucky觉得我很蠢?Bucky很有品位。

亲爱的Natasha,
我不敢相信Clint背叛我的信任,把这件事告诉了你。是的,我是画家,对色彩感觉敏锐,可时尚不同,时尚有时会推崇很奇怪的颜色,我以为黄色配深蓝会很时髦,看来是我想错了。最后我用了白领结,Bucky说这比黄色好多了。我们在葡萄架下喝了葡萄酒,吃了牛肉、鸡肉、白蛋和一些蔬菜。
Bucky很风趣,他活着时一定非常受欢迎,他笑起来真明亮啊,绿眼睛在夜色中那么醒目。他的眼睛随着角度不同还会变颜色,我最喜欢它们微微发灰时,那时他会很成熟、很神秘、很慵懒。他惊讶时也很有魅力,晚餐时我说了个笑话,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嘴巴成了个圆,总是微微上翘的嘴角也放平了,我以为他被我的笑话感染了,结果他说:“我很惊讶,Steve,你是不是以为你在说笑话?”他这么取笑我,可是我一点都没被冒犯,他性格甜蜜、本质善良,就算取笑别人也不会显得尖刻,只能从中感觉到无尽的机智和善意。
晚餐后的Steve
11月12日

亲爱的Natasha,
Bucky带我见识了鬼魂的世界,不是所有人死后都能滞留在世界上,大多数人死了就死了,什么样的人才能以鬼魂的形式留下,Bucky也说不清。他只知道,鬼魂只要有意愿,就可以让人看见,大概10万个人中能出一个鬼魂,有的鬼魂会很快消失,有的鬼魂会长久留下。如果在世界上留下超过15年,基本上就不会再消失了。我希望Bucky能永远留下,但是这样的话他将来会很孤单。我陷入了矛盾。
Bucky什么都会,见多识广,有时也会犯常识错误,这让他更显亲切。我跟他明天去山上写生,我要为他画幅肖像,他答应我,会回赠我一个礼物,我想,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是最大最好的礼物。
健康的Steve
12月10日

Natasha,
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我觉得我跟Bucky接吻了,然后脱了衣服,到床上发生了一些大家都能意会的事,我太高兴了,几乎没法执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写到信里,但我必须找人倾诉。
或许激动得不知道有多幸福的Steve
12月11日

我的朋友们,
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封信,这几个月里,收到死去10年的亡魂的来信,想必你们受尽困扰,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本该有所察觉,Natasha迟迟不回信,直到我致信Thor才有回音,你们此前一定不快,认为这是假借亡者之名的恶作剧。再次致歉。
我没意识到自己死去,以为自己还身处10年之前那段因伤疗养的日子中,忘记了在你们的包围下被溃烂的伤口夺去生命的时光。Bucky告诉我,他跟我因同一场战役而死,我们为战争的结束作出了贡献,因为我们最后的奋力一搏,和平终于到来。我感激这一切。
这10年来,我一直在庄园中,不知道为什么,浑浑噩噩没有意识,Bucky的结论是,因为我太过不相信鬼魂,所以变成了鬼魂也不能及时清醒,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有了意识,但过于自信为人,所以身体才一直虚弱。
直到我遇见Bucky,Bucky是礼物、恩赐、我的爱。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们打算过段时间出去旅行,我们会装成活人的样子,不让人们受到惊吓。就此告别,朋友们,尽管我万般不舍,可依然要面对从此与你们永诀的现实,生和死,泾渭分明,不能再有所交集,我会永远为你们祈祷。我爱你们,爱这个世界,永远都是。
你们永远的朋友Steve
12月31日

评论

热度(527)